郭忠祐2年未賺到錢,為生計「當過外送員」自嘲「我應該是貓熊始祖」被認出超心碎 「靠家裡偷偷接濟」才走出,感嘆:苦盡甘來了

郭忠祐是一個非常艱苦的藝人,在第一次參加歌唱比賽時,因為對手非常強大,自己沒進入決賽非常自卑,甚至有一些自閉癥,不想跟外人接觸,後來經過朋友的估計 ,終于有勇敢的踏出一步,再次參加歌唱比賽奪得冠軍。這件事給了他很大的信心,後來《明日之星》的製作單位聯繫他去試唱,還去上選手村的課程,只是郭忠祐每上一次課就要從臺中上臺北,因為吃飯住宿都要自費,這是一筆很大的支出自己無力承受,只能放棄了。現在想想應該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不過現在的郭忠祐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人,讓大家都很欣慰。

▲郭忠祐唱歌路相當艱辛。(圖/記者邱榮吉攝影)

只是郭忠祐可能註定要走上唱歌這條路,當完兵後,同個製作單位又來聯繫,當下真的覺得不想放棄機會,于是就上了戰場,過程中相當痛苦,郭忠祐坦言:「除了一次錄影要準備4首歌、抽空上選手村的課,還要想辦法找到臺北的住所,簡直是煎熬。」本來是在當房仲的他,為了專心比賽辭了工作,改當起了貓熊外送,過程中還有被人認出來,他笑說:「我應該是貓熊始祖。」

郭仲佑坦言,為了比賽他每次臺北、臺中兩地跑,除了一次錄影要準備4首歌、抽空上選手村的課,還要想辦法找到臺北的住所,簡直是煎熬。後來,他終于拿了冠軍,也簽了公司,原以為會是夢想的起點,卻經歷了兩年的無名時期,本來做外送還有2萬收入,結果簽約完根本入不敷出,幸好家裡姊姊們都會暗中資助他,幫他度過最難熬階段。

回想起來,郭忠祐最慘時,一個月收入只有一千五,錄製《綜藝大集合》的過關獎金,就成了他的收入來源,他在節目中拚表現,意外製造出好的效果,還成為了固定班底,雖然一度有過為了節目人設,他故意裝出很跩的模樣,被有心人質疑,也有民眾說他搶錢,他都虛心接受,無奈感慨:「我自己也要生活費啊!」

胡瓜也感嘆,民視從來沒跟我談過這個節目的問題,只有談一次,問我要不要到戶外錄影,現在雖然很多節目到戶外,那是他們自己在玩,但是在政府還沒有宣佈解封之前,很多民眾常常我們錄到一半就走進來,還要實名制,真的有難度。他說民視長官從來沒有溝通說要加誰減誰,搞不好他們都沒看節目,請提建設性問題,他們只說要把收視率做高一點,從來沒有說要做什麼改變。

他更批判,「這二十年來的《大集合》,內容怎麼去跟全明星裡面的所有人的內容比,甚至我們道具都是很土法煉鋼在搭,我們要做改變,不是我自己一人能改變。至于全明星能達到的境界,他認為是政府資助,我們已經成形了,我會建議加年輕人進來,甚至我離開,阿翔、王仁甫、浩子、孫協志四個人也可以扛這個節目,他們不要,也沒有改變任何方法,我待了二十年,也該功成身退了」。

發行過合輯、三張專輯的的郭忠祐,一直在尋找自己的定位,一開始想以國語歌手出道的他,卻意外在臺語專輯「魚夢」得到觀眾的肯定,不但點閱率破百萬,更讓業界許多大哥大姐直呼「有機會入圍金曲」,使本來沒有想過這件事的他,開始對金曲有了期盼,沒想到入圍的是自己的師兄,郭忠祐坦言「當下心情相當復雜」,而且公佈時候剛好在錄影,被大家講一講,心裡還真的有酸酸的感覺,他直言「如果在家我應該會哭」,不過他也堅強的表示「下一張繼續努力就好」。

▲郭忠祐歌曲終于受到肯定。(圖/翻攝自臉書)

郭忠祐曾為自己歌唱事業設下停損點,被問到這個,郭忠祐認為自己走到現在好不容易有一點成績,不管是在綜藝節目上的表現,或者是自己作品傳唱度大大提高,他覺得如果現在放棄相當可惜,「而且我真的有感受到在改變,走在路上會被認出,所以還可以堅持一下」。

胡瓜也告訴郭忠佑與賴慧如等,要慢慢主持接班,這位子待那麼久,不要浪費,也希望小禎進來,把節目做好,我就可以功成身退,但是小禎不是大一的人,也不是民視的人,就不好太堅持。

以上圖片取自郭忠祐臉書

郭忠祐表示自己比賽完時,還沒搬上來臺北,需要錄影時都會借住朋友家,剛好有一位朋友很熱心,告訴他家裡可以借住,「那個朋友其實沒有很熟,就是有交集」,當時有人願意伸出援手,郭忠祐內心只有感激,不過防備心強的他,一進到房間就感覺很怪,「大概6坪房子,設計空間很奇怪,浴室是一片大玻璃,只有用簡單的拉簾遮住」,讓郭忠祐最沒安全感的是,拉簾竟是設計在外面,浴室裡面根本無法控制。

但去住別人家總是要洗澡,郭忠祐在洗澡時因為非常沒安全感,于是全程都是背對玻璃,外加他的頭會往洗手臺的鏡子轉一點,這樣可以順便反射到後面的玻璃。

豈料,當郭忠祐洗澡到一半時,靈敏的警覺讓他從鏡子反射看到,玻璃的最角落的拉簾動了一下,接著就出現手機鏡頭對著他,當下他背脊一陣發涼,作勢動了一下,對方立刻移走,但後來又偷偷移回來,當下相當害怕的他,趕緊洗一洗穿上衣服就出去,郭忠祐透露內心相當憤怒,已經是他的地雷,但為了保護自己,于是他先忍住不說。

整夜都睡不著的郭忠祐,等到天亮就立刻開口:「可以刪掉了吧。」對方還先裝傻,他立刻要對方交出手機,這時朋友才尷尬的將影片或照片刪除,接著他頭也不回的離開,從此再也沒有聯絡,郭忠祐感歎自己最重隱私跟安全感,這完全是踩到他的地雷,沒想到會發生在他身上,從此留下一塊很大的陰影,除了租屋跟看房都會仔細看過有沒有針孔,也不會再去住不熟的朋友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