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產女老板收養孤兒,拖欠千萬債務堅持送他留學,15年后的一天,她突然收到6800萬匯款

2015年12月初的一天,呂天梅正為籌備女兒的婚禮忙前忙后,累卻心情暢快著。

手機的短信提示音響起,她隨手拿起一翻,以為自己看錯了。

她揉一揉眼睛,把手機湊到眼前繼續看。

沒錯,信息顯示,她的銀行卡里從英國匯來160萬英鎊(折合新臺幣6800萬元)。

只錯愕了一會,她就反應了過來,這應該是她的「兒子」匯來的。

提起這個「兒子」,她不由得想起那些傷心過往,如果當初自己沒有落魄,也遇不到這個「兒子」。

(呂天梅和「兒子」劉遠毅)

22年前,也就是2000年3月19日,呂天梅和往常一樣,送完孩子來到玉石店,進入自己的辦公室。

當她把衣服掛好,坐在辦公桌前準備工作時,看見杯子底下壓著一張紙條。

她移開杯子,拿過紙條,只見上面寫到:

天梅,我打算和曹丁莉過下半生了。

你不要找我,也不要等我,我不會再回來了。

有合適的,你就找一個吧。

把女兒帶好!

另外,公司的事,你看著處理吧。

對不起!

看完紙條,她頭暈目眩,她擔心的事終于還是發生了。

早在1999年10月份,上海一個名叫曹丁莉的客戶從丈夫周波手里拿貨。

她每次都賒著賬,從來不結算。

呂天梅多次提醒丈夫周波催要貨款,丈夫都責怪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周波說,曹丁莉在上海光房子就有三套,也跑不了,不會有事的,讓她把心放在肚子里。

直到2000年3月,呂天梅查賬,發現曹丁莉賒欠的貨款總額竟超過4000萬元。

呂天梅的心不踏實了。

而且,因為她的賒賬,公司的現金流已經沒有多少了。

她跟丈夫周波說,這幾天必須到上海曹丁莉的公司去看看。

還沒等到她去呢,周波倒跑了。

那4000萬表面上是生意上拖欠的貨款,實則是周波在轉移財產。

她趕緊跑到上海去處理這個事。

但曹丁莉的公司早已人去樓空,門上貼著出租的廣告。

J方了解相關情況后告知呂天梅,這屬于雙方的自愿行為,證據不足,不予立案。

她竟然被自己最親近最信任的人,擺了一道。

如果不是還有女兒,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做出傻事來。

回到江蘇揚州后,呂天梅找人對公司進行仔細盤點。

不盤不知道,一盤又是一個驚嚇等著她。

公司已經凈負債900多萬元!

辛辛苦苦十多年,人財兩空不說,還背上了債務。

呂天梅夜夜無眠,夜夜垂淚。

回憶起自己和老公相遇相戀,一路經歷的事,仿佛就在昨天。

1987年,她從天津商學院金融外貿專業畢業后,進入高郵肉聯廠做了一名會計。

隨后認識周波,兩個人很快成為戀人。

第二年,他們便步入婚姻,生下了女兒周靜。

一家三口過著簡單又幸福的小日子。

女兒三歲那年,肉聯廠破產倒閉,她和周波雙雙失業。

剛失業那會兒,他們很迷茫,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

后來發現,看似無路可走,其實可走的路更多,他們可以進入任何一個行業。

她和丈夫選擇了玉石這一行。

值得慶幸的是,周波確實是塊做生意的料,她和老公用短短的5年時間就成為百萬富翁。

她本身是學外貿專業的,這下有了資本,立馬著手拓展國外生意。

1996年,他們在揚州成立了天泓外貿公司,將玉石和翡翠銷往世界各地。

他們的財富已經累積到上千萬,買了豪車,買了大別墅,在揚州安了家。

盡管親近的人提醒過她,男人有錢了容易變壞,讓她留個心眼。

但她都一笑而過,她自以為周波根本不是這樣的人。

想起他的狠心她就淚流不止,心中好像有什麼信念被摧毀。

女兒敏感,一天早上看見她紅腫的眼睛,聯系到爸爸好多天不回家,問她到:「是爸爸不要我們了嗎?」

女兒的話,就像一根導火索,讓壓抑多天的她抱著女兒失聲痛哭。

周波心太狠了,可以不顧念夫妻情,也該為女兒考慮一下。

留下巨額債務,她拿什麼養好女兒?

她的悲傷還沒化解,更大的悲傷緊跟著來了。

她突然接到無錫J方電話,周波意外死亡。

她清晰地記得,那天是5月3日,周波離家整整55天。

不辭而別,再見已是陰陽兩隔,就連罵他的機會都不給她。

她不想哭,眼淚卻止不住地流。

呂天梅的心情悲催到了極點,他做了錯事,承受結果的卻是自己。

(無錫跨塘橋)

沒有時間療傷,她開始著手追債。

但曹丁莉卻出國了。

她咨詢律師,想找到一個追回錢的辦法。

律師聽完整個事件直接告訴她,不要浪費時間和精力,這事你只能認倒霉。

她和女兒成了窮光蛋,只能租房子住,曾經的大別墅換成了65平米的舊房子。

隨后,她買了一臺二手縫紉機,靠幫人裁褲腳和縫補討生活。

從千萬富豪淪為縫紉女工,蝕骨銘心的傷痛讓她告訴自己,以后就和女兒一起過,再也不進入婚姻了。

有句話說的好,你所失去的,上天都會以另一種方式還回來。

呂天梅沒想到,另一種親情在等著她。

2000年10月的一天,呂天梅從市場買菜回到她租住的小區。

快到家時,突然下起一場急雨。

看到一個車庫門打開著,她緊跑幾步到車庫內躲雨。

看到里面已經有一個十五六歲的男孩,她說到:「我避一下雨。」

男孩對她笑了一下,把自己坐的凳子讓給了呂天梅。

呂天梅環顧一下車庫,十平米的空間擺了一張床和學習桌,沒啥空地方。

呂天梅問他:「讀幾年級了?是媽媽陪著你嗎?」

男孩說自己讀高一,說完就沉默了,忽略了那個誰陪他的問題。

呂天梅又問:「是媽媽給你做的飯嗎?」

男孩小聲回答:「我自己做。」

呂天梅只看見一個電飯鍋,沒有炒菜的工具。

她忍不住問:「你不會做菜啊,只會煮飯?那不吃菜嗎?」

男孩說:「煮面條時可以加點鹽。」

呂天梅聽后倍感驚訝,這父母也太不關心孩子了。

孩子正是長個的時候,這麼將就不是影響發育嘛。

于是,她忍不住問孩子,他的父母是做什麼的?

結果,男孩囁嚅半響才說:「他們已經不在了,出交通事故死了……」

說完,男孩轉過身去,偷偷地擦起眼淚。

呂天梅怪自己太唐突了,引起男孩的傷心事。

這個男孩就是劉遠毅,16歲,父母是做小生意的。

一年前,他的父母騎三輪車進貨時翻車,雙雙身亡,他成了沒爹沒媽的孤兒。

他只好跟著叔叔生活,但嬸嬸卻把他當成累贅。

今年,他考進揚州一中,叔叔替他交了學費,租了這個車庫房后,就回家了。

呂天梅聽他說完,想到女兒12歲也沒了爸爸,心里對劉遠毅有了一種深深的疼惜。

回到家,給女兒做完午飯,她撥出一半的飯菜給劉遠毅送了過去。

劉遠毅起初很拒絕,呂天梅好說歹說他才留下。

接過飯菜的劉遠毅,淚水在眼眶里打轉,好久沒人這麼關心他了。

當天晚上,呂天梅做完縫紉活,出去溜達了一圈。

回來時發現,劉遠毅住的車庫沒亮燈,門還鎖著。

到家一看已經十點了,她有點擔心劉遠毅,又一次下樓去看。

劉遠毅剛好回來。

呂天梅問他,高中放學都這麼晚嗎?

劉遠毅說不是,他在學校寫完作業才回來的,這樣能省點電。

聽得呂天梅心酸無比。

經歷過挫折的孩子都成熟早,女兒也是。

以前生活好時,女兒特別愛挑食。

如今生活落魄,她再也不挑食了。

周靜和劉遠毅也很快認識,成了朋友。

有一天,周靜給劉遠毅送包子回來,遞給媽媽一張紙條。

呂阿姨,明天學校開家長會,你有空的話,能幫我去參加一下嗎?

我不想讓同學們知道我沒有爸爸媽媽。

麻煩你了,謝謝阿姨。

呂天梅和女兒商量,這個忙到底幫還是不幫。

周靜讓媽媽去,她說自己被同學說沒有爸爸時,心里非常難過。

但自己還有媽媽,哥哥什麼都沒有。

自此,呂天梅以劉遠毅「媽媽」的名義去參加了家長會。

家長會上,老師表揚劉遠毅優秀,聽得呂天梅真心為他高興。

老師跟她說,劉遠毅英語成績不高,其他科都是全班第一。

雖然是學霸,但仍不免擔心,怕大學聯考時英語拖他后腿。

回來后,呂天梅把家長會的事和劉遠毅說了,并說從現在開始,她每個周末給都他補英語。

劉遠毅有時間也會給周靜講數學題,他們三個人就像真的一家人一樣自然相處。

2001年春節,本來呂天梅請劉遠毅來自己家過年。

但劉遠毅說,叔叔會來接他回家。

可做飯時,呂天梅心里總感覺不踏實,一直惦記著劉遠毅。

她讓周靜下樓去看看劉遠毅。

周靜剛一下樓,就看到劉遠毅在她家樓下徘徊,便趕緊拉他上樓。

上樓后,劉遠毅就哭了。

原來,嬸嬸嫌他命硬,克死了親生父母,不準他回叔叔家過年,怕給她家帶來霉運。

叔叔塞給他900塊錢,讓他自己過年。

劉遠毅聽叔叔這麼說,想來呂天梅家過年也猶豫了。

劉遠毅委屈地問呂天梅:「阿姨,你也這麼認為嗎?」

呂天梅安慰他:

「這是迷信,阿姨可不信這些,也不怕這個。這個家的門,永遠為你敞開!」

吃年飯時,劉遠毅端起酒杯站起來,對呂天梅說:

「阿姨,感謝你這段時間照顧我,讓我這個失去媽媽的孩子,再次感受到了媽媽的溫暖。

您就像我的媽媽一樣,我能叫你媽媽嗎?」

呂天梅笑著說:「在我心里,早就把你當成我兒子了。

有你這麼優秀的兒子,我驕傲呢!」

周靜開心地大聲叫喊:「啊,超級學霸是我哥哥了。」

劉遠毅笑著流淚,他很久沒有這麼開心過了。

呂天梅和周靜給他黑暗的世界,帶來了光亮與溫暖。

劉遠毅上高三時,為了讓他有個舒適的學習環境,呂天梅把女兒住的最大的帶有空調的房間,騰出來給他住。

她每天4點多鐘起床給他做早餐,午餐給他送到學校去。

晚上,劉遠毅睡得晚,呂天梅還給他準備一頓夜宵。

她還經常觀察劉遠毅的情緒,見他情緒低落時,總是及時地幫他梳理。

時間長了,鄰居、親戚、朋友都知道她在照顧一個無親無故的孤兒 。

有好事的開始各種猜測:

有的說她心地善良;

有的說她另有目的,自己沒兒子,想要一個兒子給她養老送終;

還有的說,看上這孩子優秀了,想著將來沾人家的光…...

有個親戚好心提醒她:「自己生的兒子有的都靠不住,你這又沒有血緣關系。

他出息了,飛了,你去哪里找他,你的錢和精力不是白花了嗎?」

呂天梅笑著說:「我壓根沒想他回報!人都有困難的時候,何況他還是個孩子,能幫他一點是一點,他出息了,我高興!」

最終,劉遠毅得償所愿,成功進人大學,呂天梅激動地哭了,比自己女兒考上大學還激動。但激動過后,她和劉遠毅開始為學費發愁。

劉遠毅上大學后,呂天梅僅靠做縫紉工不夠日常支出。

為此,她又找了一份會計的工作。

她白天做會計,晚上做裁縫 ,日夜操勞。

身體很快發來警告,她患上了肩周炎、腰肌勞損等病癥。

劉遠毅說:

媽媽,你最重要的是保養好身體。

你放心,等有一天,我一定會給你賺回大錢回來,讓你花錢不再心疼。

一語成真。

2007年,即將大學畢業的劉遠毅,因為成績突出,被英國劍橋管理學院預錄為經濟學專業研究生。

雖然學校承諾給予全額獎學金,但生活費仍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劉遠毅打算放棄這次機會,早點參加工作賺錢。

呂天梅不同意,別人求之不得的機會,怎麼能輕易放棄。

她告訴兒子,你就做好去上學的準備,其他的事,交給我來辦。

她去哪里找錢去了呢?

原來,她有幾個祖傳下來的首飾。

即使在她最落魄的時候,她都沒舍得賣掉換錢。

如今,為了劉遠毅的前途,她決定賣了它們。

為了減輕呂天梅的經濟壓力,劉遠毅讀研期間做了很多兼職。

2011年3月,他獲得公司獎勵7萬英鎊。

拿到錢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呂天梅媽媽和妹妹周靜訂機票,讓她們來英國。

因為周靜正面臨畢業,無法前往。

呂天梅一個人飛往倫敦,盡管分別三年,劉遠毅在接機口一眼就認出了呂天梅。

他揮舞著手臂大聲叫著「媽媽,我在這里!」。

就像當初的那個少年一樣,絲毫沒有改變。

看到呂天梅已經有了白發,他忍不住擁抱著媽媽哭泣。

然而 ,就在周靜結婚前一個月,2015年12月2日,呂天梅的銀行賬戶上打進來一大筆錢,160萬英鎊!

就是文章開頭出現的一幕。

接著,劉遠毅的電話打過來。

他讓媽媽換套房子,并給妹妹周靜買套新房,剩下的錢給媽媽養老。

呂天梅說:「我一個人,日子好過,不需要多少錢。

你妹妹還年輕,讓他們自己賺錢去買。」

劉遠毅說:

媽媽,我是您兒子,給您花錢,這是天經地義的,您不要總拒絕兒子。

妹妹把母愛都舍得分給我一半,大房間也讓給我住,她結婚,我送她禮物是應該的。

呂天梅說,那這錢也太多了。

劉遠毅說:

媽媽,這麼多年,你和妹妹給我的,是多少錢也買不來的。

沒有你,也就沒有今天的我。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