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前,23歲非洲女孩嫁41歲農民,婚后隨尪回鄉下,靠種20畝花椒致富,感動千萬網友:愛能跨越山海

「哎呀,冬天冷死了。」一位一頭短短的卷發,皮膚黝黑的女人脫口而出這句話。

她是生在非洲烏干達,那里四季如春,年平均氣溫在22°左右,自從嫁到河南后,她唯一不適應的就是這里四季分明的天氣。

好在婆婆心疼她,知道她怕冷后,讓兒子早早在他們的房間裝上了空調,只是一提起冬天,娜布力婭就會想起冒著絲絲白色霧氣的寒冷天氣。

丈夫謝曉偉聽到她這句地道的河南話后,握住她的手好脾氣地笑了笑。

他們已經回到河南7年了,平常相處起來依舊像是新婚的小夫妻,回想起曾經見面的點點滴滴,仿佛才剛剛發生不久。

異國之中愛情的生根發芽

謝曉偉生于1973年,是河南洛陽孟津縣城關鎮楊張村人,他家世代為農,祖祖輩輩都做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務。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謝曉偉早早就輟了學幫家里分擔壓力。

小時候的他像那個時代的農村小孩一樣, 最大的心愿就是每天都能吃飽飯,最好頓頓有肉吃。

長大后就是想能娶個賢惠的媳婦兒,有個幸福的家。可是家里孩子多,父母拼了全力,也只能讓全家不挨餓。

可是農村娶媳婦也是要看家底的,謝曉偉家窮,再加上他笨嘴拙舌,相親的女孩沒一個看上他的。 后來,他年齡越來越大,三十好幾了還是一個光棍兒。

村里的人沒什麼消遣娛樂,最大的樂趣就是東家長西家短,大齡未婚的單身漢謝曉偉自然就成了別人嘴里的談論對象。

為了少聽這些閑言碎語,謝曉偉常年在外打工,經年累月的工作里,也讓他練出了一身看家吃飯的好本領。

2013年我國提出一帶一路經濟政策,與此同時中國企業承建了烏干達坎帕拉到恩德培機場高速公路的項目。

為了多賺些錢翻蓋老家的舊房子,謝曉偉以鉆工的身份參與了這個項目,隨著施工隊來到了9000多公里外非洲烏干達。

因為工程較大,項目部不但在國內招聘了大量人,在他們當地也提供了相當多的就業崗位。也就是在此期間,謝曉偉認識了娜布力婭。

娜布力婭在后廚做幫工,她年輕有活力,整日都是笑瞇瞇的。對于這個幫助自己國家建設公路的國家也十分地好奇,但是由于不會漢語,只能默默地站在一旁觀察著別人。

她發現吃飯時大多數人都是三兩堆聚在一起,邊吃邊講話,只有謝曉偉坐在一旁安靜地吃飯。她逐漸對這個沉默的男人產生了興趣。

在一次打過飯后,娜布力婭主動找到謝曉偉交談, 但由于語言不通,兩人只能連說帶比劃地表達自己的意思。

從此以后他們兩人就時不時地在一起聊天,謝曉偉還會幫娜布力婭做些力所能及的忙。

娜布力婭發現謝曉偉除了平時話少一點,還是個非常樸實有責任心的人,漸漸對謝曉偉產生了好感。

對于娜布力婭來說,她在家鄉見到最多的就是懶惰、沒有上進心的本地男孩,而謝曉偉皮膚相對白凈、面相斯文、人又能干, 是個非常值得托付終身的可靠男人。

年輕女孩的心思直白又熱烈,她明白自己的心意后就以自己的方式對謝曉偉好,給他盛最多的飯,留最美味的湯,還爭著幫他洗碗,每次看見謝曉偉都會開心的露出一口大白牙。

謝曉偉是個老實又本分的漢子,不會夸人,看到女孩對他笑得開心, 結巴半天最后只說出:「你的牙真白。」然后低頭搶過娜布力婭手里的臟碗自己洗刷干凈。

他們基本上每天都會見面,有時還會教對方講自己國家的語言,謝曉偉也由此知道了娜布力婭和他相似的貧困家庭。

再看她時,總會帶著兩分心疼。他們之間的關系越來越親密,外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倆之間的氣氛不一樣, 但是謝曉偉始終像個木頭樁子一樣不肯往前再走一步。

有一天娜布力婭笑嘻嘻地出現在謝曉偉的面前,從背后舉起一捧開得正艷的玫瑰花, 然后用漢語磕磕巴巴地說:「我喜歡你。」

謝曉偉老大個人了,不知道是臊的還是激動的,一張粗糙的臉上竟然泛起了紅暈,他活那麼大年紀, 這還是頭一次被人表白送鮮花,驚得他一時愣在了那里。

他其實也早就喜歡上這個熱情地像一朵太陽花的姑娘,只是他年齡大些,考慮的問題終究要多些。

看看女孩年輕的臉,謝曉偉向娜布力婭說明他們之間不但有著將近二十歲的年齡差,還有著不同國家的地域差異等等一系列現實的問題。

娜布力婭始終眼帶笑意地看著謝曉偉,她很喜歡這個坦誠的男人,表示自己不在意這些,她最看重的是兩人的感情, 她不覺得謝曉偉年齡大,其他的事情也都可以交給時間去適應。

于是,兩人就在一起了。謝曉偉專門找了解當地風俗習慣的人,詢問結婚事宜, 然后提著彩禮來到了娜布力婭的家中提親。

因為距離問題,謝曉偉并沒有告知遠在家鄉的親人,只是宴請了自己的工友和娜布力婭的親人,在當地舉辦了一場簡單的婚禮。

這時謝曉偉40歲,娜布力婭22歲。他們婚后依舊在項目上做著工作,只在閑暇時湊在一起訴說著各自的趣事。雖然平淡,但是他們在一起就洋溢著止不住的愉悅。

年后,娜布力婭給謝曉偉生了個兒子,為了表達兩人來之不易的愛情, 謝曉偉用兩人的名字合并,給孩子取名「謝布偉」。

轉眼到了2015年,烏干達高速公路的項目已經竣工,項目隊就要回國。娜布力婭沒有任何猶豫,表示要跟著謝曉偉一起回家鄉。

她在結婚前就表示過自己會一輩子跟著謝曉偉,不管過多少年都不會改變。

謝曉偉抱著年幼的孩子看著這片土地, 與妻子溝通后決定給孩子取個小名「念念」,來紀念這個對他來說不一般的地方。

這是一個樸實男人最隱忍的浪漫,他對娜布力婭的喜愛從來不會向用熱烈直白的話語表達,只會通過一些細節毫無保留展現。

為愛橫跨萬里

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拉著妻子孩子, 謝曉偉回到了闊別兩年之久的家鄉。

而接到兒子即將到家消息的謝母李雪云早早就迎在了門外,她早在電話里就聽謝曉偉說他在國外已經娶妻生子,這次也是一起回來的。

謝曉偉走時還是被人說三道四的單身漢, 兩年不見,已經結婚生子,讓李雪云是又驚又喜。

遠遠地她就看見自己的兒子身邊圍著一些人向自家走來。她也看到了謝曉偉身旁身材高大,皮膚黝黑,懷里抱著個孩子的年輕女人。

看到兒子回來她很是高興,在她還不知道要怎麼和兒媳婦打招呼時,她看到謝曉偉側臉說了句話。然后娜布力婭面帶笑意大步向她走來, 用河南話字正腔圓地喊了聲:「媽!」

李雪云局促的心情頓時沒有了,她開心地應了一聲,然后把娜布力婭迎進了房間里。

她實在不知道娜布力婭的生活習慣是怎麼樣的,擔心她回來看到自己的老房子會嫌棄,特意打掃得干干凈凈,還煮了一桌子好吃的飯菜。

而娜布力婭卻是十分的活潑有趣,用僅會的一些漢語跟李雪云聊著天。李雪云也是個本分話少的老實莊稼人, 看著兒媳連說帶比劃的模樣,眼睛彎彎嘴里連說著好。

和李雪云的相處對于娜布力婭來說并不困難,畢竟有謝曉偉在,可以隨時當她們的翻譯。

只是對于生性活潑的她來說,一直待在家里很是憋悶,但是她出去走動,別人圍著她講話,她一句也聽不懂。

于是為了讓娜布力婭更快地融入這個地方, 謝曉偉買來了英漢詞典,一字一句的教娜布力婭怎麼讀。

還告訴她,中國話是統稱,我們國家不同地區還會講不同的方言,因此還教娜布力婭講方言。

娜布力婭學得很快,不久就能出門和街坊鄰居簡單地聊天了。

同村的大人小孩都很喜歡她,能夠順暢溝通后,常問她家鄉的一些事情,娜布力婭也大方地分享著自己家鄉的文化習俗。

她講話有趣又生動,圍在一起的人總被她逗得哈哈大笑,很快,娜布力婭就適應了這個地方。

她是個喜歡熱鬧的人,最喜歡的就是逛當地的集市、廟會,謝曉偉不放心她, 只要娜布力婭出去,他是一定要陪同的。

還會全程講解賣的都是什麼,有什麼作用,看到新奇好吃的,也會買來讓娜布力婭嘗試。

相比于和非洲差異較大的各種習俗以及生活方式,飲食對于娜布力婭來說是最容易接受的。

李雪云做的「鍋貼」「撈面條」「烙餅」「鹵面」她都十分喜歡。還有生活中的社交對于生性樂觀的她來說也不是太大問題。

最難接受的反而是這里四季分明的季節。夏天對她來說太過炎熱,她常常悶得一頭汗,不過夏天降暑的辦法多,倒也不是大問題。

唯一的讓她發憷的就是冬天,她套上婆婆為她縫制的棉衣,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還是覺得身上一陣陣寒涼。

李雪云知道她怕冷后,及時就讓謝曉偉買了空調裝在他們的房間里。

有了空調后,娜布力婭在房間是舒服了很多,只是每當外出依然會有些瑟縮,對于氣候差異,她也只能慢慢適應了。

畢竟現在的生活讓娜布力婭非常幸福,她每天都很快樂, 心情好的時候還會拿出手機放著歌跳舞。

謝曉偉也很滿意現在的生活,妻子、孩子、母親都在身邊,他也不想往外跑了,于是就決定開墾自家荒地,務農為生。

只是尋常種植的莊稼賺不了太多錢,一年下來,賣的錢也只夠當年節儉些花。

但是現在他身為一家之主,有責任讓家人過上好點的日子,和媳婦商量后, 兩人決定承包村里二十畝地,全部種上花椒樹。

娜布力婭雖然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是依然很勤快地每日跟著謝曉偉下地干活。

謝曉偉本來已經做好孤獨一輩子的打算, 是娜布力婭的出現填充了他往后生活的空白,謝曉偉很感謝娜布力婭愿意嫁給他,并且為他操持家務,他不太會表達,只能盡量對她好。

2017年娜布力婭因為要辦理居住證是事情回了三次老家,謝曉偉每次都讓她帶上許多耐放的食品禮物回去表示孝敬。

娜布力婭回到娘家后后,家人見她比之前要胖一些,穿著比之前好很多,臉上也總掛著幸福的笑意,從心底就相信了她在中國過得很好。

在家鄉待了一段時間后,她放心不下家中的孩子、丈夫,很快就會回來。

不過她的思鄉之情也得到了緩解,回到中國看著自己的丈夫和孩子,她才更踏實。在家里她跟著婆婆學做中餐,喂家禽,做家務,不管會不會的,她都愿意去學。

而且她總是干得又快又好, 李雪云逢人就夸自己的兒媳婦有多麼的優秀。

得到夸獎的娜布力婭十分開心,她表示謝曉偉和婆婆對她非常好,會給她做各種好吃的,滿足她的各種要求,她覺得現在的生活十分美好。

因此還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詠梅」,意思是希望以后的日子永遠美好。

時間如白馬過隙,流逝飛快。轉眼到了2018年,娜布力婭又生下了一個小兒子,起名為「謝亞非」,以此來表達這段跨國婚姻的特殊性。

模范夫妻和諧家庭

多了小兒子后,家庭的花銷又自然地要多了一筆,娜布力婭知道自家種的花椒樹能賺錢,便時常催促著謝曉偉多種些。她不怕累,愿意為家庭付出自己的勞動力。

娜布力婭真的很勤勞賢惠,謝曉偉時常感慨自己娶她,是走了大運。她能一邊操持家務,一面陪丈夫打理著田地,還能把兩個孩子教育得很好。

2018年娜布力婭還在他們當地三八婦女節舉辦的活動中, 獲得了「好媳婦」的榮譽獎并得到了一臺全自動洗衣機。

她穿著一身運動裝, 高高興興地站在舞臺上大方為大家演唱了一首《月亮代表我的心》。歌曲是她現學的,她覺得沒有哪首比得過這首能表達她對謝曉偉的感情。

謝曉偉在臺下含笑看著她,心里是滿滿的感動和自豪。他木訥,娜布力婭熱情,兩個人從結婚到現在依然恩愛,從來都沒向對方發過火。

他們的感情也被當地各媒體新聞報道,娜布力婭從一開始略帶羞澀地面對鏡頭微笑,到后來已經可以自信地對著記者跳自己的舞蹈。

她很愛漂亮, 有記者來訪時,她都會回房間換上干凈整潔的衣服,然后畫個淡淡的妝容再出來。

此時的謝曉偉幾乎可以不用再做她的翻譯,只在一旁靜靜地面帶笑容看著她。娜布力婭很開心地講自己在中國的經歷,還表示已經認識了很多新朋友,和學會的新技能。

當記者問到他們的感情時,笑得正開心地娜布力婭像個小女孩一樣,眼睛亮晶晶地看向謝曉偉,謝曉偉沖她點點頭, 娜布力婭才害羞的說:「我覺得他很紳士,長得很帥。」

當說到別的話題,娜布力婭才又恢復正常的神態,偶爾遇到磕巴卡殼的地方,謝曉偉會引導她繼續講。

她河南話說得地道,講著自己的喜好和不適應, 謝曉偉則全程滿目柔情地看著他。記者看他們幸福和諧的一幕,都忍不住多拍了幾張合照。

他們的感情樸實無華,珍貴的是彼此的包容與理解,這段遙遠的異國戀也因為他們的初心不變更顯不易。

現在兩人已經在一起8年了,孩子的戶口也已辦理好開始上學。他們表示會繼續努力,為孩子們提供更好地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