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住持釋智定:住別墅開豪車,僧袍里穿黑絲,還和2個和尚假結婚

曾經的僧人青燈古佛、遠離紅塵,如今的僧人手機電腦、侃侃而談。

雖然在科技化的現代,我們不能要求他們像圣人般與世隔絕、六根清凈、無欲無求。

但是他們如果打著修繕寺廟的由頭,貪污腐敗酒池肉林,開豪車住別墅,那就另當別論了。

2015年10月,有人舉報某寺廟女住持行為不端風氣不正。

她的善信披露,她的房間還有內屋。

內屋門外貼著「內有大小寶,出入小心,敬請關門」的字條。

大小寶是她飼養的兩條狗。

它們的神仙待遇,比一般僧人都要好。

釋智定給它們買的狗糧,一個月就達7千港幣。

而且在夏天,它們還會24小時享受著空調。

越過狗打開門之后,內里有九個大小不同的衣柜,和專門放置大批護膚美容用品的雜物柜。

衣柜內有假發黑絲及奢侈品,雜物柜里也是大批名牌護膚化妝品。

在鞋柜中也曾看見十多對Clarks的真皮鞋。

最后還有一張特別以一級酸枝材料制成的1.2米雙人床,這張床連同床褥一共價值9萬元。

記者收到消息后就連日蹲守。

雖然沒有機會見到以上這些東西,但是卻發現了另一件勁爆的事情。

她連續兩晚,都獨自登上了一輛7人車,去了大埔比華利山的一棟別墅豪宅。

到達地方之后,男司機和她一起下車,兩人在屋里一直到早上才出。

而且,釋智定不在寺廟早晚誦經念佛也就算了。

她也不在寺廟吃飯,經常帶著女徒弟去附近下館子。

在寺廟就是睡覺,睡醒了就逛逛街、買買東西喝喝下午茶。

如果有老板想請她指教一二的話,就會派人將其接到五星級大酒店,大魚大肉邊伺候邊談業務。

而且據觀察,釋智定出行所用的豪車也不少。

能養出這樣一個闊綽的人,想必寺廟也是不缺油水的。

可去了才知道,這座寺廟外表殘舊不堪,到處受到白蟻侵蝕。

天花板到了下雨還滲漏嚴重,導致墻身發霉變黑,地磚破損裂開。

光是這些就舉證釋智定貪污雖然沒有道理。

但是還有人發現她假結婚!

這就觸及到了法律邊緣了。

這個人要是一般人也就算了了,可她偏偏是個被釋智定騙錢的大明星—翁靜晶。

翁靜晶和釋智定相識于偶然。

翁靜晶一心向佛,是一個虔誠的信徒。

本來一個大明星也不會來這種破落的小寺廟。

因為當時有一個房地產的開發商,要開出天價拆遷款,把定慧寺鏟平,修建居民樓。

身為住持的釋智定當場反對,還上演了一系列誓死保衛家園的表演。

她這麼做的目的也就是為了守住這些功德箱。

可旁人不知道。

這件事過后,寺廟反倒還因為她出名了。

很多佛教人士,都自發前來稱贊釋智定,說她功德無量,是佛門之幸。

口口宣傳下,信徒們廣捐香油錢。

翁靜晶也聽聞了此事,她對釋智定大加贊賞,還親自到寺里見了釋智定。

可剛一進寺門,她就看見了這破敗不堪的墻體。

于是她大發善心,給寺廟捐了很多錢,讓他們好好修繕一番。

除了修繕款,她平時也會大方地給很多香油錢。

還會組織她的明星朋友們都來這燒香拜佛。

可一天天過去了,寺廟還是沒有動靜。

翁靜晶就覺得自己找人募捐,當然也得要看看賬本。

結果一看賬本,覺得不太對勁了。

而且寺廟里也經常會有一些義工,跟她抱怨、投訴。說釋智定不像個僧人,吃穿用度都奢侈得很。

于是她就開始留了心眼,觀察釋智定的一舉一動,可她畢竟有工作,不會時時刻刻都盯著。思慮后,她請來了私家偵探,調查了這個釋智定。

不查不要緊,一查果真有大問題。

偵探的結果顯示,這個釋智定富有心機,從一開始定居香港就是通過不擇手段實現的。

她原名叫史愛雯,老家在吉林省的一個偏遠農村,父母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

雖然家境不好,但是他們極為溺愛孩子。

這就導致史愛雯從小就任性妄為,還經常因為某些事情而對父母口出惡言。

意識到教育失敗的父母也沒有重來的機會,便也只能老淚縱橫地放任史愛雯胡鬧了。

長到26歲的史愛雯厭倦了農村的貧困生活,就想仗著幾分美色到大城市闖蕩一番。

剛到來香港,她就被繁華吸引不想回去了。

為了融入其中,她將自己史愛雯這個老土的名字改為了龍恩來。

龍恩來的諧音是「隆恩來」。

她了解到香港的法律,說是只要找到一個香港本地人結婚,并且到達一定期限后,就可以獲得香港身份證和永久居住權了。

于是龍恩來開始物色合適的人選,很快她鎖定了一個貨車司機。

這個貨車司機名叫岑偉榮,是個有家庭有孩子的人。

龍恩來不管不顧,主動倒貼軟磨硬泡。

經不住誘惑的岑偉榮和妻子失婚,娶了釋智定。

為了拿到永久居住權,她不得已和這個男人在一起了7年。

在這7年里,她沒要一個孩子。就等著時間一到,甩手就走。

可她嫁的又不是大富大貴之人,手里也沒留住多少錢,不知道該去哪。

于是她就打起了寺廟的主意。

2002年,35歲的龍恩來正式出家寶蓮寺,被賜法號釋智定。

釋智定一開始虔心信佛,整日誦經抄經。

寶蓮寺主持看她是個誠心的,也就對她有些關注。

懂得察言悅色的釋智定開始格外殷勤,她熱心助人,積極勞動。寺院里只要有人需要,她就急眼手快,從不推辭。

時間久了,寺里上上下下的人都認識了她,而且對她是一致好評。

但她要的可不是稱贊,而是實實在在的利益。

等了很久之后機會終于來了。

寶蓮寺分管的定慧寺需要一個新住持,經過初慧大和尚的力薦和其他人的高度認同,釋智定成功上位了。

但定慧寺不比寶蓮寺,那里的人看釋智定年紀輕輕便不認同。

恰巧這時,助攻的房地產公司來了。

拆樓的時候她帶頭反對,將定慧寺給保了下來。

她一戰成名,得了不少的香火錢。

之后就開始了「白天佛、晚上魔」的奢靡生活。

在此之外,她還不安分的假結婚,還是2次。

這一位是23歲的商人,是45歲的中學老師。

她2006年和23歲商人劉建強注冊結婚,劉建強早年已在內地出家,借著與釋智定「結婚」成功來港,獲寶蓮寺賜法號為釋智強。

結婚七年后,釋智強成功取得了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

目的達成的兩人也就失婚了。

2012年她故技重施,與同樣來自內地的38歲男教師如智注冊結婚。

如智以前也是一位出家和尚,原名叫高武國。婚后他也通過寶蓮寺,賜予了法號釋智光。

因為釋智定的關系,他還在寺內擔任了重任。

他們這做法,不僅涉嫌非法移民。而且三人都沒有還俗,結婚嚴重違反了佛教戒律。

這層層關系摸清后,翁靜晶怒不可遏。

轉手就將釋智定給舉報了。

香港入境處介入了調查,這位女主持知道后,竟還氣定神閑地親自開門迎接。

可她不知道,在她試圖和警方交涉的時候,有另外的警員已經在寺內拍照存證和搜集證據了。

根據土地查冊資料顯示,釋智定曾經進入的大埔比華利山別墅湖景道1××號獨立屋,是由她的徒弟王卉(法號釋妙慧)于2012年12月以3950萬元購入的。

在人證物證皆在的情況下,她辨無可辯。

最后香港入境處依法拘捕了釋智定等4人。

可釋智定依舊賊心不死,雖然出家人能結婚,但結婚又不會犯法。

所以她在法庭上振振有詞的狡辯:與人假結婚,目的是為香港輸入內地人才。

可這種鬼話誰信呢?還是留著騙騙自己吧。

佛祖有靈,豈是你能肆意染指的?

那些藏污納垢的事情,不是不爆而是反噬未到。

因為她,也會有人好奇:

我們供奉給寺廟的香火錢都去哪了呢?

通常的答案會是用于修繕寺廟,維持僧侶的日常開銷。

如果有寺廟收取門票的話,那麼這個門票也不是他自己所有,而是要和當地旅游局分成,當然如果旅游局如果比較貪心的話,那麼不給寺廟一分錢那也是有的。

但這個寺廟也可能是地方承包,老板出資給僧侶發工資,他是所有的利益所得者。

不管是哪一種,那些所謂的香火錢,怕是都沒有我們想的那麼簡單。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