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收養撿到的孤兒,養父「扛煤氣罐供讀博士」,24年後親生父母「帶200萬認親」,她為養育之恩放棄富貴:「我的父母只有一對」

肖崇陽和祁春蘭夫婦,在路邊撿到一位女嬰,抱回家後,把她當作自己的親生女兒細心照顧。妻子祁春蘭去世後,肖崇陽靠扛煤氣罐,一路攢錢供女兒讀了博士。

這時,孩子的親生父母帶著200萬,突然來找女兒相認,此時的肖晶晶已經學業有成,她是會選擇繼續守護自己的養父,還是跟自己的親生父母走呢?

上天的禮物

1987年的那個冬天,這天中午吃完飯,妻子突然感到自己肚子疼,肖崇陽看到後,趕緊打電話給廠裡請了假,帶著妻子來到醫院就診。

兩人互相攙扶著準備回去,走到離家不遠的小路上,他們好像隱隱約約聽到有嬰兒的哭聲,循著聲音望過去,四周全是荒蕪的田地,除了路旁放著一個垃圾桶。

湊近一看,垃圾桶附近放著的竹籃裡躺著一個嬰兒,身上裹著個大衣。

看著眼前的一幕,祁春蘭十分心疼,連忙將孩子抱了起來。

丈夫環顧了一下四周,說道:「 大冬天的,誰把孩子放這了」,說完,自己的外套給嬰兒裹了上去。

夫婦倆等了好大一會兒,沒有人來認領。于是他們猜測,這可能是有人故意的,而且身上沒有留下任何信物,可能是鐵了心不想找回來了。

在那個困難的年代,這樣的事情並不少見。看著懷中可憐又可愛的孩子,祁春蘭眼裡充滿慈愛。

這些年來,祁春蘭由于身體原因,兩人一直沒能要個孩子,她的心裡也很是自責。

兩個人一番商量過後,決定先把她帶回家。畢竟外面天氣這麼冷,他們實在不忍心看著剛出生不久的嬰兒,在這荒涼的地方度過一個晚上。

帶回家後,他們在附近四處詢問,有沒有誰家找尋孩子。但過去了快一星期,還是沒有任何音訊。

于是他們產生一個大膽的想法:領養。

對于肖崇陽夫婦來說,這個孩子就是上天賜予他們的禮物。

之後兩人去給女嬰辦理了正式的領養手續,並取名為肖晶晶。

肩膀給你靠

隨著女兒的一天天長大,肖崇陽身上的擔子也變得越來越重。

1990年由于制度改革,原本在棉紡廠工作的老肖,也下崗失業了,家裡沒有了經濟來源。

為了養家糊口,他開始拉板車,幹了有四五年,後來分配的活越來越少,已經支撐不起家裡的開銷了。

為了能掙更多的錢 1995年,肖崇陽又找了個送煤氣罐的活。

每天天還沒亮,他就蹬著自己的三輪車出門了。

他必須在8點以前趕到氣站,才不會耽誤給客戶送煤氣。

有時樓層低還好,但如果樓層高的話,他就必須背著幾十斤重的煤氣罐爬好幾樓層。

晚上回家後拿掙來的錢給晶晶買點小零食,看到晶晶高興的樣子,他覺得自己累點也值得。

祁春蘭幹不了外面的活,就在家幹起了縫補衣物的針線活,賺些錢補貼家用。

肖晶晶也很懂得心疼父母,她在學校刻苦學習,回到家後幫父母分擔家務,她最喜歡看見的,就是她拿到老師發的獎狀時,父母臉上露出的燦爛笑容。

彌留之際告知身世真相

2001年,本就身體不好的祁春蘭,病情開始加重了,醫生看後說剩下的時日不多了。

最讓她放心不下的還是晶晶。思索過後,祁春蘭決定告訴女兒的真實身世。

她將女兒叫到床邊,緊緊地握著她的手,緩緩道出了當年的真相:「 有些事情,媽媽覺得你有必要知道了,其實,當年我和你爸路過垃圾桶...

晶晶得知自己是養女的事實後,半天沒緩過神來。

想想自己的親生父母狠心將自己放在垃圾桶旁邊,而養父母這些年來卻對自己無畏付出,從未有過半分嫌,她不禁流下了眼淚:「 無論我是不是您親生的,這輩子我都是您的女兒」。

沒過多久祁春蘭便去世了。從那以後,父女倆相依為命。

肖晶晶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2005年,她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華中農業大學。女兒上了大學後,肖崇陽身上的負擔更重了,為了女兒的生活費和學費,他除了拉煤氣罐以外,還找了一份零工。

常年的勞動讓他的身體越來越差。但為了不讓女兒擔心,每次視訊時他的臉上都帶著笑容。

晶晶也是個懂事的孩子,上了大學之後,拿到了學校發的獎學金,還在週末休息時間出去做兼職,以此減輕家裡的負擔。

2009年,晶晶考上了碩士研究生。之後又被保送到加拿大皮拉諾大學繼續攻讀博士。

得知這個好消息,父親欣慰不已。趕忙到妻子的墳上,和她分享這份喜悅。

父女倆沉浸在這份美好之中。 在晶晶準備出發去加拿大的前一月,兩個陌生人的到來,擾亂了他們原本平靜的生活。

親生父母找上門

這天,肖崇陽獨自在家,突然門鈴響了。

肖崇陽一邊問誰呀,一邊上前去開門,只見門口站著一對中年夫妻,手裡還提著禮盒和水果。

請問您是肖崇陽嗎?」肖崇陽疑惑地點了點頭。

對方說自己是晶晶的親生父母,這次來是希望能將晶晶接回去。並解釋道:當年家裡連著生了四個女兒,因為生意失敗,對外欠了不少債,家裡實在養不起了,無奈之下才把晶晶放在那裡,想著等以後條件好了再把她接回去,這是200萬,希望你能收下。

肖崇陽的大腦一片空白,一時間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于是便說道: 「這事讓晶晶自己做主吧」

接著撥通了晶晶的電話,告訴了她事情的經過。

晶晶表示:當初的時候不管不顧,現在生活好了才來相認。如果不是養父母,自己現在能不能活下來都不知道,對她來說,養育之恩大于生育之恩。

面對夫妻倆的再三請求,晶晶果斷地說道: 「我只有一對父母,母親叫祁春蘭,父親叫肖崇陽。」

隨後起身將他們送走,無論對方怎麼哭訴,晶晶始終不為所動。 雖然她和養父母沒有血緣關係,但在她心裡,她早已將他們當成了親生父母。

最終晶晶還是選擇和養父一起生活。對于肖崇陽來說,她很欣慰女兒能和自己站在一起,但她也心態女兒要和他一起吃苦。

參加節目留下全家福

在這期間,親生父母一直堅持與她相認,但她的立場始終很明確。

中間姐姐楊成燕也聯繫到了她,她和姐姐一見如故,兩個人很聊得來。她認為,當初是親生父母做的決定,和姐姐沒有關係,不應該怪罪于她。

2015年,親生姐姐參加了一檔選秀節目,她邀請妹妹來到了現場支援。

節目組在晶晶不知情的情況下,把親生父母也請到了現場,想讓他們相認。

主持人說:「人不是山崗,總有見面的時候,他們終究是你的父母,如果有一個機會,讓你與現場你的親生父母相認,你願意嗎?」

晶晶堅定地回答道:「 我不願意」。

在她回過頭看到親生父母的那一刻,不是欣喜,也不是感動,而是滿臉的尷尬和不知所措。她並沒有因為主持人的話語而動搖,也沒有因為在廣大受眾面前而妥協。

最後在節目組的安排下,一起照了張全家福,完成了姐姐的心願。

她曾經答應過養父母自己一輩子都是他們的女兒,她沒有食言。

如今,肖崇陽已經當上了外公,一家人在幸福地生活著。夫妻倆每天上班比較忙,肖崇陽就在家接送孫子上學。生活相比之前,有了很大的轉變。

後來孫子大點之後,肖崇陽還是選擇了回到孝感。因為對于忙碌一輩子的他來說,這種享樂的生活他實在不太適應。回去之後,他經常去做一些義務工作,晶晶一家也經常去探望他。

你養我小,我防你老」,晶晶始終兌現著對養父母的承諾。

生你的人只是把你從身體裡生出來,養你的人則是把你從心裡生出來。

養育之恩和生育之恩誰更大?肖晶晶已經給出了答案。

希望肖崇陽父女能生活幸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