釘子戶住3年「片片樓」,斷水斷電仍不離開,挖掘機花「25分鐘推倒」

2014年5月9日,當天正下著小雨,一位長髮中年女人撐著傘跑出一幢形狀奇怪的小樓,手裡拎著一個塑膠袋子,神情一臉疲憊。在她身旁有一個胖乎乎的鄉民,戴著黑色帽子,正拿著一幅魚墩村建設效果圖,喜笑顏開地往外跑。

隨著挖掘機的轟隆作響,附近的一些鄉民紛紛趕來觀賞,還拿出手機拍攝,記錄這個「重要時刻」。

跟鄉民歡呼雀躍的美好心情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長髮女子鄭美菊的心情格外沉重: 她的房子就要被拆了,挖掘機在房子旁邊準備就緒,而作為拆遷戶,她卻為何開心不起來呢?

「片片樓」25分鐘內被拆除

「拆遷」是一件好事,經常跟一夜暴富和財富自由聯繫在一起,但鄭美菊卻因為拆遷被折騰得疲憊不堪,還過了三年的「苦日子」。

在房子被推倒前, 她家中所有的傢俱都已經搬離了,鄭美菊卻十分不舍,上樓到屋子裡面徘徊。

此時窗戶已經被搗成破爛的拱形洞口,原來勉強還能生活的屋子裡,到處都是磚石的碎屑,屋內一片狼藉。這幢五層小樓已經是一幢「孤島」,只剩斷垣殘壁,周圍都是一片廢墟。

整幢樓並不是完整的,而是被切割成薄薄的一片,房子的側面是高低不平的鋸齒,牆壁上還露出一些鋼筋。

一輛輛汽車呼嘯而過,很多路人都對這個獨特的「風景線」感到驚訝。

小樓旁邊的不遠處有一個圍牆,把廢墟全都圍了起來, 因為還有一個人沒有搬走,就留了一個出入口。

挖掘機的聲音轟隆直響,不停地在小樓的牆面上搗鼓,牆壁上的磚塊和碎屑紛紛掉落,不遠處一些鄉民們還撐著傘拿出了攝像機或手機,把整個過程記錄下來。

10多分鐘後,這幢片片樓轟然倒塌,像一堆積木一樣解體,小樓土崩瓦解後,揚起了一大片塵土。 從挖掘機進場到這幢片片樓被推倒,總共只花了25分鐘不到的時間。

片片樓旁邊早已是一片廢墟,佈滿了建築碎屑和雜草, 周圍沒有什麼商業配套,連水電都已經不通,而鄭美菊卻「堅守」了3年,她是怎麼生活的呢?

斷水斷電仍不離開

2010年,安陽街道和村委會開始了拆遷工作, 鄭美菊不同意街道的補償條件,就獨自一人在小樓裡生活。

鄭美菊的丈夫在國外打工,兒子正在上大學,所以只剩她一個人在小樓裡居住,有水有電時,日子勉強還能過,鄭美菊就這樣「孤苦零仃」地過了一年半的時間。

到了2013年1月,片片樓裡斷水,日子開始艱難起來。不過鄭美菊並沒有「屈服」,她自己挖了一口井,解決生活中的用水問題。

2013年2月,片片樓裡的電也斷掉了,鄭美菊的生活更加落魄,她便索性過起了宅女的生活。

到了夏天, 天氣非常熱,鄭美菊也不得不離開自己的小樓,白天她到朋友家裡去避暑,晚上仍然會住在小樓裡。而鄭美菊到底為何這麼固執地堅持不願意離開呢?

並不想做釘子戶的戶主

溫州里安市安陽街道漁墩村,在里安104國道旁,是里安市舊城改造的重點工程之一。村裡的125戶鄉民已經搬出了三年, 因為鄭美菊一直堅持不肯搬,拆遷工作就停滯了下來。

在鄉民們的眼裡,鄭美菊就成了地地道道的「釘子戶」,不過鄭美菊表示:「 不想做釘子戶,無奈的是,想法沒有得到回應。

2000年時,鄭美菊從一個鄉民的手裡花了50多萬元錢買下了這幢房子,有產權也有房產證,她在村裡生活了10多年,但她的戶口不在村子裡,屬于外來戶。

按村裡的拆遷政策,面積70多坪的住戶可以補償96坪,加上13坪(提前簽拆遷合同獎勵), 她的房產證上的面積有88坪,可以補償110坪

但鄭美菊是外來戶,戶口不在本村,享受不了征地返還地的政策。她希望和本村鄉民一樣,否則不願離開,也是鄭美菊堅持的原因。街道曾好幾次到片片樓裡進行拜訪和溝通,但是鄭美菊油鹽不進,怎麼都說不通。

街道幹部表示:「 她提的要求太高了,就算我們答應,其他鄉民也不答應。

雙方的矛盾點就在于村裡的征地返回地的政策, 鄭美菊覺得自己被區別對待了,就因為自己不是本村戶口,補償面積就差了這麼多,街道卻認為給她的政策已經很好了。街道幹部說:「 畢竟土地只有那麼多,多分給她了,其他安置戶的利益得不到保障。」

鄭美菊總覺得自己這次拆遷不合算,村裡有個鄉民只有一間兩層木房子,而自己五層水泥房,別人拆來的面積要比她的安置房指標多。

「片片樓」已成為歷史

鄭美菊言語之中總是很擔心,怕自己拿不到安置房,還擔憂自己拿不出工本費。片片樓一天不拆,鄉民們的拆遷夢就遙遙無期,為了解決片片樓等問題,安陽街道成立了舊村改造服務推進小組。

幾次登門拜訪後, 經過雙方的友好協商,這個遺留問題終于得到了解決。

最終,鄭美菊還是簽下了拆遷協議,為自己三年的堅守畫上了完美的句號,具體是怎樣的補償協定不得而知,不過應該是雙方都滿意的結果。

其實, 鄭美菊也希望拆遷問題能儘快地得到解決,畢竟沒水沒電的日子實在不好過。

鄭美菊簽完協議後,「片片樓」于2014年5月9日被推倒。

而鄭美菊的心情依然很沉重,有時還抹著眼睛掉眼淚,畢竟那段日子很辛苦,其心中五味雜陳,欣喜和傷感兩者都有。

「片片樓」拆除後,拆遷改造工作基本完成,在2014年10月份進場施工,2018年左右完成了舊村改造的工作。

2022年,漁墩村早已經改造完畢,換了全新的面貌,一幢幢高樓拔地而起,周圍綠蔭環繞,片片樓成了鄉民們腦中一個獨特的回憶。

拆遷這個話題之所以受到關注,是因為民眾對私有財產保護意識的覺醒, 鄭美菊的處理方法雖然有些強悍和蠻橫,其中也透著一些無奈和無助。

對私有財產的保護是每個人的本能,鄭美菊就像一隻猛獸一樣,警惕地守護著自己的領地,一步也不願意退讓。

或許每個人在沒有侵犯自己的利益時,都不可能感同身受,很多人也覺得這樣的堅守沒必要,因為有些「釘子戶」在僵持中反而錯過了發財的機會。

一方面在拆遷中戶主也不能漫天要價,而村委會和街道也應該對戶主的表達和訴求給予一定的理解。

在雙方共同的努力之下,才能達成共識,一味地較勁和博弈只能給大家帶來傷害。

在片片樓事件中,戶主鄭美菊付出了慘重代價,過了三年的艱難日子,而拆建工程也因為她的「堅守」延緩了時間。

拆是為了建,改是為了美, 拆遷是一樁大喜事,本不該如此地「慘烈對恃」,這樣互相叫板,否則雙方都沒有贏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