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啃老」正在蔓延,66歲阿姨哭訴真相:陪伴式孝順是我「晚年的枷鎖」

養兒防老我相信這是很多人的想法,很多老年人到晚年都會覺得 :有自己的兒子陪伴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66歲的張阿姨卻哭訴到:晚年和兒子一家人住在一起,我真的快被折磨得瘋掉了,我天天期盼著早點離開人世去陪老伴,兒子的陪伴讓我惶恐不安 ,他所謂的孝順不過是把我當保姆和提款機罷了,還口口聲聲說孝順我,為了陪伴我,真的太難受了……

張阿姨把自己的故事分享給大家,希望大家能夠引以為戒。

自訴人:張阿姨

在我63歲那年,老伴因為心臟病離開了,老伴走後我就一個人獨自地生活著。我有一個兒子叫伍軍,而伍軍在外地經商也不能陪伴自己,平時只有春節才會回來幾天。

我年輕時候在機關單位工作,現在退休工資每個月2萬8。我一個人在老家呆了幾年 ,雖然有時我覺得很孤獨很無趣,但是隨著時間一長也就慢慢地習慣了。

後來兒子打電話叫我去他經商的地方,他說怕我一個人在老家生活不習慣,也怕生病了沒人照顧,叫我去上海和他一起住。沒想到自己兒子能這麼孝順,我心裡挺安慰的也就答應了。

到了上海之後我才發現兒媳婦萱萱懷孕了,我心裡很高興,對著兒子問道: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也沒給我說?兒子笑嘻嘻地說道 :怕給你說了,你會覺得是專門喊你來照顧懷孕的兒媳婦,你會不高興的。

我直搖頭說道:照顧兒媳婦待產原本就是當媽的責任,這有什麼大不了的。

那以後我天天伺候兒媳婦的起居飲食,還包攬了家裡所有的家務活 。而媳婦萱萱每天就在家裡看電視,除了玩手機啥也不做,就像一個飯來張口、養尊處優的公主一樣,而我就是那個丫鬟。

萱萱其實還在懷孕初期,懷孕差不多才2個多月。我好心的告訴她說:現在還在孕初期可以適當的做做運動,也可以找個工作做做,就當鍛煉身體 。天天在家裡看手機對你和胎兒都不好……

萱萱聽了很生氣地對我說一句 :你兒子都沒說什麼,你還說三道四的,你就是你兒子專門喊來照顧我的。

我聽了很難受,但也沒和他再起爭執 。後來慢慢地我發現兒子伍軍確實是打著陪伴我的幌子讓我做保姆。

兒子每天下班回來就是吩咐我為他媳婦做這樣吃的,弄那樣吃的。加上萱萱還對伍軍說我對她不好,照顧得很馬虎。

兒子聽了後不分青紅皂白地就指責我,還怪我說 :都這麼大年紀了,怎麼和一個孕婦計較呢!現階段就是要好好照顧萱萱。

我其實很委屈,但是面對兒子的指責我只能忍受。我在兒子家裡呆了2個月時間,有時頭痛欲裂還得堅持給萱萱做飯,而萱萱對我不關心,更不會主動帶我去醫院看病。兒子回家看到我還沒弄飯 ,一點不關心我,也不會問我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就只會指責。

我確實不想再待下去,我感覺在兒子家很受氣。但是兒子不准我走,他說:現在最需要你的時候你怎麼能夠離開,再說你一個人在老家我也不放心,就待在這裡吧……

我思考了一下,覺得作為父母這個時候確實也不能離開,我也就答應了。但是沒想到後來的事情越來越過分。

萱萱說她現在要去做那些產檢很花錢,希望我把養老金卡給她,這幾個月她好用作檢查費。兒子也說他現在壓力很大希望我能同意。

我想著都是一家人就答應了。但是我把卡拿給萱萱之後,一次我想買件新衣服叫她拿2500塊錢給我,萱萱臉色很難看,就一句話:沒錢了。

之後的日子我真的過得太難受了,想買個幾塊錢的麵包都沒錢,更別奢望去買新衣服、新鞋子了。

我找兒子說了我的困境,兒子卻說:你和我們住在一起,吃住都不花錢。你拿著錢也沒啥用呀,以後我就每個月給你1300元用。

我聽著真是有些無語,我看著兒子又看看萱萱,我想起了老伴,我真的好難受 。兒子所謂的陪伴簡直就是一種捆綁,一種折磨,我該何去何從?

結語

人人都會老去,但是每個老人的晚年生活卻差異很大。知道這是為什麼?其實很簡單:晚年過得好不好完全取決于老人本身。

比如張阿姨遇到一個不孝順的兒子,兒子把她當保姆和提款機,她就應該適當教育兒子,不該一直慣著兒子。

我希望每個老人在晚年時能夠更加的自我,兒孫自有兒孫福,希望大家不要被他們捆綁太多,老人晚年需要活出自己的風采。

生活不易,大家且行且珍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