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新義安「龍頭」劉遠成!向氏一族的武術老師,江湖人稱「龍頭教官」

他是新義安「龍頭」向氏一族的武術老師,江湖人稱「龍頭教官」。

曾空手對上十數名刀手,打得刀手們滿地找牙,落荒而逃。

他就是新義安向氏家族的「龍頭教官」,劉遠成。

1929年,劉遠成出生于廣東陸豐市甲子港高地社區,說到他不得不從他的父親說起,他父親劉仕忠在武林中那可是赫赫有名的宗師級大人物。

劉仕忠自九歲那年學武開始,一生就離不開武術,儼然就是個武癡。

九歲到二十八歲之間,師從五位武術高手,學的全都是少林功夫,蔡家拳、莫家拳、洪拳等等皆有涉獵。

在三十二歲那年左手掌被炸毀,僅剩左手臂,江湖人稱其為「三腳虎」。也在那年他拜入奇人張文永,張文永是清末的秀才,身懷絕技,不僅武功高強已到出神入化之境,還醫術高超、四方雲遊、懸壺濟世。

劉仕忠經過張文永全心全意的教導後,回到故鄉閉關修行,將此前所學融會貫通,自創「蔡莫拳法」,並從「蔡莫拳法」中延伸到兵器,「陰陽彈劍棍」殺傷力更是強大。

隨後劉仕忠開宗立派,並學恩師張文永一樣,四方雲遊救死扶傷,在海陸豐、惠州、潮州、梅州多個地方皆有他的身影。

到了建國以後,回到老家陸豐甲子開設跌打館,收徒無數,知名的表演藝術家、正字戲文武老生陳寶壽亦是他的徒弟,「蔡莫派」在南方武林中亦是頗有地位。在2018年,電影《三腳虎》上映,這部電影就是根據劉仕忠的事蹟改編的。

1973年,「蔡莫派」創派祖師劉仕忠逝世,享年77歲,兒子劉遠成成為了「蔡莫派」的第二代掌門人。

所謂「龍生龍,鳳生鳳」,父親是一代宗師,劉遠成亦是不差。

他與父親一樣,自幼學武,並且父親開宗立派後,劉遠成跟著父親雲遊四海,協同父親教導學員,可以說劉仕忠一身武學劉遠成盡得真傳。

並且,劉遠成沒有像父親那樣沒了左掌,除了近身攻防的功夫外,他的那手「陰陽彈劍棍」更是登峰造極。

四十年代末,應朋友相邀,劉遠也有心將「蔡莫拳」發揚光大,他來到了香港。

初到港島,劉遠成落戶九龍城寨,並在此地做起了私人教練。九龍城寨這個地方是「三不管地帶」,也因此「髒亂臭」成了他的標籤,更主要的,便是這兒有許多黑幫勢力盤踞,做什麼行業都會有人來找你收保護費。

劉遠成初到寶地,沒有這個概念,況且他是「蔡莫派」的第二代掌門人,平時高高在上,這次應邀前來,也沒有注意這些。

一天,劉遠成在街頭便被一夥帶刀的大漢攔截,這幫人便是來收保護費的,連本帶利要拿他幾十塊,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的幾十塊那可是大數目,明顯就是欺負他是外地人。

劉遠成起初沒理會這夥人,但這幫人仗著人多以及手中那亮瞪瞪的刀,不給錢就不給走,劉遠成知道今天這事是敷衍不了了。

電影《新少林五祖》裡說得好:「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

劉遠成直接出手,步伐不亞于「淩波微步」,一轉眼就到了一馬仔跟前,隨後一個「內外連環手」馬仔應聲倒地,其他十來位馬仔見狀一擁而上。

劉遠成靠著靈敏的步伐游走于眾馬仔的刀光劍影之中,忽而欺身快拳連消帶打,忽而遠程鞭腿猶如黃飛鴻的「佛山無影腳」,這十多位壯漢讓劉遠成將「蔡莫拳」發揮得淋漓盡致,僅一會兒,馬仔都被一擊倒地。

最後還剩兩位馬仔,其中一名被劉遠成一拳頭打出數十米,留下僅存的那個目瞪口呆,劉遠成問他:「這一拳二十年的功力,你擋得住嗎?」

那馬仔差點被嚇尿,慌忙中扔下刀轉頭就跑,丟下倒地嗷嗷慘叫的弟兄們。

這事在第二天就傳遍了整個九龍城寨,也傳入當時勢力最大的向前耳中,向前便是黑幫新義安的創始人,由于在九龍城寨勢力最大,江湖人稱「九龍皇帝」。

那年頭社會動盪,再加上九龍城寨龍蛇混雜,許多人都會有一招半式的武功傍身,向前身為黑幫首領,更是要求向家的男兒都要學武。

知道劉遠成的武功已是宗師級別以後,向前在當地酒樓擺上一桌,讓左右膀臂林景親自去邀請劉遠成赴會。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雙方相談甚歡,向前與劉遠成都是來自陸豐的老鄉,正所謂「人在外地,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

但深知江湖險惡,劉遠成不想加入黑幫。原本也不想與向前有瓜葛,但在向前盛情難卻之下,劉遠成只能勉強答應留下來教向家男兒「蔡莫拳」。

其實劉遠成雖是初到九龍城寨,但對向前早有耳聞,聽聞背叛他的人他都能給一百萬,那幹實事的時候拿出幾十個億那不是小意思嘛。

沒多久向家的男兒一手「蔡莫拳」便打得有板有眼,向前看在眼裡樂在心裡。

一高興,便資助劉遠成在九龍城寨開設了一家拳館也從此紮根香港。說是拳館,同時也兼是醫館,主營筋骨等內外傷,畢竟從父親劉仕忠身上繼承的可不止武功,醫術也是從小就耳濡目染,就如同黃飛鴻的「寶芝林」。

說來有點邏輯也有點矛盾,練拳的筋骨外傷是常有的事,醫術猶如配套設施;但劉遠成身兼「陰陽彈劍棍」以及「蔡莫拳」打得神魔升天,又用醫術來救死扶傷。

那時候劉遠成除了教拳,還教棍法,他最為得意的還是那手「陰陽彈劍棍」,也靠著棍法在九龍城寨名噪一時。

來踢館的人挺多的,有柔道八段的高手、有用刀名家,最為有趣的便是當時號稱「第一棍王」的來挑戰。

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棍王」知道劉遠成是使棍名家,就想跟他比個高低,得知有使棍高手,劉遠成也樂意切磋。

武館內,「棍王」拿著一條水火囚龍棍,重達280斤,劉遠成只是隨意地挑起武館內的一條竹竿。「棍王」赤著上身,汗水滴在胸口那一撮黑毛之上,令人生畏(反胃),劉遠成氣定神閑站在那兒,周邊圍滿了觀眾。

比試開始,「棍王」使著水火囚龍棍大開大合地殺向劉遠成,第一招「劈棍式」就要從頭頂落下,劉遠成不慌不忙,料敵于先機,使出「淩波微步」側身堪堪躲開「棍王」的攻擊。

「棍王」使出第二招「掄棍式」,劉遠成再次堪堪躲過。

在「棍王」使用第三招「提棍式」時,劉遠成飛身跳起,並借著「棍王」那囚龍棍向上的勁道,飛過「棍王」的頭頂到達他身後。

這次他終于出手了,手中的竹竿一記「戳棍」,已經點到「棍王」的咽喉跟前,「棍王」自知落敗,不敢再動彈。

從此劉遠成的名聲便傳出九龍城寨,響徹港島,九龍城寨內更是稱其為「龍頭教官」。

來武館報名的人是把大門給擠爆了,劉遠成不得已只能到紅磡開一家更大的武館。

不僅如此,在50年代,劉遠成便在九龍城創立了「蔡莫派國術總會」,成了第一屆會長,擔任武術總教練。

向前劉遠成的能耐後就知道自己是撿到寶了。

1953年,「九龍皇帝」因涉黑被驅逐出境,臨走前猶如劉備白帝城托孤般,將向氏小輩的武藝交託付給劉遠成。

從現在看來,劉遠成也沒有辜負向前的期待,向前的兒子們,從長子二代龍頭「四眼龍」到最小的向華勝共九個,九個的武學造詣皆不錯。

向華強作為新義安的台前人,他的武功就很高強,70年代曾拍了幾部武打片,要知道,那年頭的武打片裡,馬步穩不穩,拳頭快不快,那也是收視率的關鍵,所以武打演員都是真的有功夫底子。

雖然向華強主演的功夫片票房並沒有同期的李小龍那麼好,但一起合開公司的向華勝在接受採訪的時候,對于李小龍的截拳道那是頗為不屑。

相比如今只看顏值的年代,電影裡奶油小生隨便做幾個動作,後期特效改一下,票房就來了。如今的許多玄幻或者武俠主題的電視連續劇,全部都是靠電影特效,完全沒有半點真實的感覺,搞得許多人把以前愛看電視的惡習給戒了。

在70年代,向華強同父同母的胞弟向華民便也開了一家「蔡莫派」拳館。

到了向家第三代,依然是學習「蔡莫拳」,如今新義安的第三代龍頭便是「四眼龍」的兒子,「太平山大狀」向展偉,在一次家鄉祭祀時,向展偉便在人前舞了一套「蔡莫拳」,一旁的相親見了直呼:「好」。

除了龍頭向展偉,向華強的兒子向佐也常將「蔡莫拳」展示在人們眼前,也側面可見他們依舊遵照「九龍皇帝」向前的家訓。

劉遠成的傳人亦是武術界的翹楚,除了本家後人劉至傑、劉爾曼以及向氏一族之外,還有劉標、江旺、陳訓典、呂堂等人。並且這些徒弟將「蔡莫拳」帶到粵東以及東南亞一些國家開枝散葉。

其中,作為主要傳承人之一的劉標在1977年便開設了自己的武館,于1978年在台灣拿下「第二屆世界錦標賽」的亞軍。

劉標早在1966年拜入劉遠成師弟黃岱的門下,可練到一半,黃岱就去世了,好在遇到劉遠成,被納入門下。

1998年還寫了一本書,名為《南少林蔡莫拳》,書中還特意提到向華強,有向華強的特輯。

到了1999年,劉遠成看著自己到香港苦心發揚父親的武學,徒弟是世界亞軍已算有出息,自己也算桃李滿天下,終于欣慰的閉上眼睛,享年70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