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位68歲退休老人告訴你:人到晚年才明白,最親的人并不是老伴

導語

我相信長久以來,在我們很多人的認識當中,就還存在于一種「晚年和自己最親近的人,就是自己的老伴」這麼一種認識,而我們很多人之所以會有這麼一種認識,這或許更多時候則是從「少來夫妻老來伴」這句話當中,所得到的一種啟發,也就是說,兩個人年輕的時候就只是簡單的夫妻,那麼到了老年之后,兩人才會結為真正的人生伴侶,此時若你有個頭疼腦熱的話,老伴就會在你身邊為你端藥遞水,如果平時遇到什麼困難了,第一個向你伸出援手的,也必然就會是你的老伴, 從表面上看,老伴確實是老人晚年生活當中那個最為重要的人。

但是隨著時間的慢慢流逝,世間萬物很多事情都會發生巨大的改變,尤其是我們有些老年夫妻之間的關系,多半情況下也會發生相應的變化, 那麼所謂的「少來夫妻老來伴」這句話,在晚年非但不會得以真正實現,反倒還會朝著相反的方向在發展,甚至于在有的時候,兩個人的關系就像是「仇人」一般, 下面我們這3位68歲的退休老人,就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感受告訴你:「人到晚年才明白,和自己最親的人并不是老伴。」具體是怎麼一回事?我們就一起來聽聽他們的講述吧!也許通過他們的講述,我們就會明白其中的一些道理。

68歲的武大爺

我和老伴已經結婚快五十年了,當時我們倆是經父母介紹結婚的,說實話對于當初和老伴的婚事,我壓根是不愿意的,只因我們倆之間沒有共同語言就算了,關鍵是我們倆在「三觀」方面還存在于巨大的差異,可在當時那個年代,父母包辦婚姻就早已經成為了一種普遍現象,我不同意也得同意。

而我們結婚后,中間的矛盾和誤會就逐漸地凸顯出來了,我們結婚這幾十年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早已經成為了家常便飯,當時我早都想和她失婚了,可父母總是以有孩子為借口,讓我多多的包容一下老伴,凡事不要過于的認真,忍忍就過去了,那麼我這一忍就到了晚年。

本來我想著,以前的事情就過去了,我也不想過多地重提,只要晚年的時候,老伴能和我真心實意,踏踏實實過完余生,不再像以前那樣對我,我就很是滿足了,可讓我沒想到的就是,老伴即便是到了晚年,她的脾氣、性格和秉性等,就非但沒有一丁點的改變和收斂,反倒比之前還要嚴重。

我年輕時在單位就只是一個普通職員,因此在退休之后,我的退休金就并不是很高,但即便如此我就已經很知足了,畢竟和哪些沒有退休金的老人相比,我比他們要強出不少才對,可是我的老伴卻不這麼認為,她反倒是天天在我面前念叨,誰誰的退休金比我高出多少,我退休金怎麼才這麼一點等等。

這還不算,到了晚年之后,我平時想干什麼事情的話,我就總想讓老伴和我一同前往,再不濟,她畢竟是我的老伴,可是每次我叫老伴的時候,老伴就總會以各種各樣的理由拒絕我,反倒要是別的老人叫老伴的話,老伴當時就算再忙,她也總會抽出時間去,直到今天我都想不明白,老伴為什麼會這麼嫌棄我?

去年的下半年,我不小心把腳給崴了,本來我想著自己受傷了,此時老伴無論如何都應該在我身邊照顧我才對,可她卻借故自己娘家有事給走開了,直到我的腳徹底康復為止,她才回來,那麼你們說,在這種情況下,我能說晚年和自己最親的人是老伴嗎?我肯定不能這麼說了,另外我相信老伴兒同樣也會這麼認為的。

68歲的郝阿姨

我今年已經68歲了,最開始的時候,我和老伴的感情還是比較深厚的,畢竟我們倆是自由戀愛結婚的,當時我深深愛著自己的老伴,而老伴同樣也對我是恩愛有加,但是這所有的一切,就都從老伴當上了單位領導開始,從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這時的我,在老伴的眼中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個過客。

平時我既要辛苦上班,同時還要撫養教育家中的兩個子女,更重要的是,我還要照料家中的公公婆婆,可以說我也為這個家付出了很多很多,可是我的老伴就像是沒看到一樣,他每天下班回家以后,就像個大爺一樣,他啥事不干不說,他反倒還要吩咐我給他做這做哪,我就像是一個保姆一樣伺候他。

甚至于就連他平時洗腳,都是我給他倒的洗腳水,若干年后,老伴和我姐都已經退休在家,我本想著,就憑年輕時,我為這個家付出了這麼多這一點,老伴就應該在以后的時間里面真心實意待我,可實際上,自從我們倆退休之后,家中的縫縫補補、洗洗涮涮等一切家務活,就還是我在做。

我讓老伴和我一起做家務,明明會做家務活的老伴,卻總是以各種各樣的理由推辭,這還不算,年輕時因為一心操勞,從而就導致我在老了以后容顏盡逝,說實話,作為一個女人來講的話,我也不想這樣,可這時的老伴卻處處的嫌棄我,平時不跟我多說一句話,也不想跟我一同出門逛街遛彎。

最過分的是,有好幾次,他竟然選擇一個人到書房去睡,此時我的心就真如針扎一般的難受,平時不管出門去買菜,還是干別的什麼事情,就都是我一個人,老伴就從來不跟我一起,有時候在外邊遇到熟人,當別人問我老伴怎麼不跟你一起的時候,我通常就都是胡亂編造個理由搪塞過去。

很久以前,對于「少來夫妻老來伴」這句話,我都是深信不疑的,可是真正到了晚年之后,我卻對這句話產生了深深的懷疑,因為現在我和老伴之間的關系,不能說像「仇人」一般吧,可基本上也差不了多少,平時我們倆就是各忙各的,誰也不干涉誰的生活,我都不知道這種生活何時才是個頭?我真的受不了了。

68歲的丁阿姨

我今年已經68歲了,一直以來我和老伴的感情都非常的不好,甚至于可以說是非常的差勁,只因當年我嫁給老伴的時候,我的家境就并不是很好,反倒是老伴的家境非常的優越,正因如此,長久以來老伴就總是看不起我,他始終覺得我能嫁給他,純粹就是一種高攀。

但我卻并不這麼認為,我反倒覺得自己嫁給老伴,根本就是鮮花插在牛糞上,我自己還吃虧了,只因后來有了孩子,處于為了兩個孩子著想,我們就并沒有失婚,可 在平時的日常生活當中,我們倆就經常吵架,甚至于天天吵架儼然已經成為了我們日常生活當中的一部分,而有時候吵架過兇的話,就也會動手。

而后我們倆也相繼退休,真正開始了自己的晚年生活,原本我還有想和老伴,重新開始自己晚年生活的考慮和打算,畢竟余生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余生還像以前的話,那就有點太不明智了,可是對于我的主動示好,老伴卻一點也不配合,反倒把我這種行為,當成了一種懦弱的表現形式。

平時閑來無事,我和老伴兩個人都喜歡去公園跳舞,可是老伴寧愿選擇和別人在一起跳舞,就是也不愿意和我在一起跳舞,甚至就連我的主動邀請,他都會選擇拒絕,原本在退休之后,我為了緩和和老伴之間的關系,我曾經主動把自己的退休金銀行卡交給老伴,讓他來保管,我的誠意已經夠大了。

可誰曾想,老伴非但沒有接受,反倒還對我說,今后我們各自保管各自的退休金銀行卡,當然了花錢也是各花各的,我不花他的錢,他也不花我的錢,甚至于他還對我說,日后我們倆誰要是生病住院的話,那也是各自負責各自的,他可以不去照顧我,我同樣也可以不用照顧他。

此時我們倆在一起,就真的連搭伙過日子都不如,人家搭伙還能做到互相幫助,互相照顧呢,也許在別的老人看來,晚年和自己最親的人就是老伴,可我卻并不這麼認為,而我晚年的親身經歷,也讓我是徹底明白了,晚年最親的人只有自己,在余生的時間里面,我一定會過好自己的每一天。

小微結語

通過上面我們這三位老人的陳述,我們大家可以很明顯地看見,他們就都一直認為,晚年最親的那個人并不是自己的老伴,而理由無非是下面這幾點: 很多老人早在年輕的時候,和老伴的感情就并不是特別的好,反倒還積怨太深,倘若兩人在晚年之后的關系就依然還像年輕時一樣,沒有絲毫緩解的跡象 那麼老人自然就會覺得最親的人不是老伴。 或許在年輕的時候,我們的老人和老伴之間的感情還是非常深厚的,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兩人之間的感情就會逐漸地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則是晚年各自都在為自己的利益所考慮,如此一來,老人肯定就會認為最親的人不是老伴。 很多老人到了晚年之后,就都紛紛去尋找自己的興趣愛好和精神樂園,從而忽略了對方的感受,這由此也導致我們很多老人認為晚年最親的人并不是老伴。

我個人覺得, 早在年輕的時候,我們的老人就要嘗試著和老伴搞好一切關系才行,如果我們夫妻之間鬧點什麼矛盾和誤會的話,我們老人就要盡快的去化解掉矛盾和誤會,讓兩個人的感情重新回歸到正常軌道上來,真正做好提前量,萬不要讓兩個人的矛盾和誤會越積越深,甚至于已經到了一種無法調和的地步,那就悔之晚矣;最重要的是, 不管年輕時候, 我們的老人和老伴的關系究竟如何,但是到了晚年之后,我們的老人就一定要確保,自己和老伴之間的關系比任何時候都要好才行,力爭讓「少來夫妻老來伴」這句話能在我們老人的身上得以真正實現, 而與此同時,我們的老人在晚年之后,也要和兒女、朋友、親戚等人搞好關系,那麼唯有同時做的上面這些,我相信我們的老人在晚年就一定會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