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歲臺灣老兵無兒無女,打電話問大陸的侄子,我沒積蓄能回家嗎?侄子回答讓他落淚

臺灣詩人余光中的《鄉愁》道出了那個特殊年代里海峽兩岸親人的相思之情, 郵票和墳墓象征的意味非常厚重,而那一道淺淺的海峽,困住了無數相思想念的人,帶來了無數的哀愁與困頓。

大陸與臺灣之間很長時間都沒有過聯系, 許多因為意外流落臺灣的老兵在海峽對岸度過了后半生,始終無法見到親人朋友,成為了自己一輩子的遺憾

今天我們要講的故事主角就是這樣一位流落臺灣的老兵, 他的名字叫做鄧雪桂,流落異鄉之后,他比其他戰友要更加幸運一些,又或者說是不幸,他成功見到了兩岸關系的正常化,可以如愿和親人見面, 但是也要接受陰陽兩隔的慘劇。在一次隔海通話中,鄧雪桂向侄子詢問道:「你還養我嗎?」

流落臺灣的老兵

開篇提到的 那位老人名叫鄧雪桂,出生在湖南省,家里都是貧苦農民,生活條件很艱苦。鄧雪桂生活在這樣艱苦的環境里,從小就磨礪出堅韌的性格,吃苦耐勞,十分能干。

但是鄧雪桂成長的那個年代是混亂失真的年代, 軍閥混戰,民不聊生,百姓只能像浮萍一樣,沒有任何辦法。艱難地長到了十幾歲,鄧雪桂沒有過上好日子,因為日本侵略者又來到了中華大地, 貧苦百姓的壓力更加巨大,鄧雪桂一家無以為繼,辛苦種田幾乎沒有出路。

為了減輕負擔,同時也為了補貼家用,鄧雪桂無奈從軍,想求一條活路。

加入軍隊的鄧雪桂并沒有能像想象中那樣可以吃飽穿暖,在思想陳舊的國民黨軍隊里, 鄧雪桂只能獲得果腹的食物,軍餉和福利根本沒有,而且普通人沒有出頭的機會,鄧雪桂的日子過得很艱難。

鄧雪桂在軍營之中,糊里糊涂地就被帶到了海邊,隨后上船就被運走了,離家鄉越來越遠。

在臺灣的鄧雪桂生活得并不好,因為是外鄉人,所以不被當地百姓接納,各種問題一下子爆發出來,像鄧雪桂這樣的士兵生活并不如愿。鄧雪桂一直盼望著能回到家鄉, 回到生養自己的地方,不至于埋骨異鄉。

但是礙于大環境因素 下,鄧雪桂無法回家,無法見到親人,每每想到這些事情,鄧雪桂都不禁悲從中來,心中無限的感傷。

關系破冰,老兵返鄉探親

1987年,非官面層面的交流開始被允許,老兵的探親也逐漸開始。

收到這個消息的鄧雪桂,第一時間報名參加了探親活動,終于回到了家鄉,見到了自己的親人。可是他最想見到的人, 母親卻在自己返鄉的一年前就已經逝世,鄧雪桂沒有辦法見到母親最后一面,母親也無法見到心心念念的大兒子

鄧雪桂返鄉的故事還有一些波折,因為鄧雪桂沒有趕上第一批返鄉探親的名單,他是在老鄉嘴里得知親人的消息, 這位同鄉還帶來了一封信,這給了鄧雪桂莫大的安慰。

當他懷著激動的心情打開了這封信的時候,淚水不禁從他的眼眶流出。信件是鄧雪桂的弟弟寫的,信中講述了自己的情況,講述了對鄧雪桂的思念之情, 并且殷切希望他能盡快回家團聚。信中還有一個鄧雪桂最為開心的消息,自己的母親還健在,這個消息讓鄧雪桂像瘋了一樣,迫切地想要回家。

鄧雪桂一刻不停地開始準備回鄉的事宜,做了許多的努力之后, 鄧雪桂終于得以踩上家鄉的泥土,可以再次看到家鄉的美景,見到自己心念的親人。

可在他滿懷憧憬地來到家里時,卻沒有見到母親的身影。心里猛地一突的鄧雪桂急忙追問弟弟,弟弟無奈說出了實情, 原來母親早在一年前就已經逝世了!

無法接受這個消息的鄧雪桂悲痛欲絕,心里萬分想念的母親離開了自己,這次回家最大的意義已經失去。緩過來神的鄧雪桂責問弟弟為什麼要騙他, 弟弟解釋道,他之所以撒這個謊,并沒有什麼壞心思,也是想催促鄧雪桂早日歸家。時間已經過去了那麼久,他們都已不再年輕,再不抓緊時間相見的話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聽到這樣的解釋,鄧雪桂也止住了對弟弟的責怪,開始珍惜起難得的探親時光了。他和弟弟一起到母親的墳前,洶涌的感情壓制不住,頓時噴薄出來, 鄧雪桂嚎啕大哭,一邊磕頭一邊訴說自己的不孝,這份強烈的感情讓周圍人動容。

發泄過感情的鄧雪桂癱坐在地上,在旁邊人的強行攙扶下,他才緩慢地站了起來。

回到家后,鄧雪桂的情緒平靜下來,開始與親人的談話。在與弟弟的交談中,鄧雪桂知道了母親的情況。 當初鄧雪桂到臺灣之后,母親當時就哭暈了過去,心中的悲痛難以言表。勉強接受了這個消息,又不禁為兒子擔憂,為不能母子相見感到悲傷

但是生活還是要繼續,鄧雪桂的父親早年間因為意外過世,都是母親一手將他們拉扯大,鄧雪桂離家時,弟弟妹妹都還小,母親從悲傷中走出來,辛苦養大孩子,看著他們成家立業,稍稍有了一些安慰。 但是鄧雪桂的母親依舊思念著兒子,認定兒子沒有死去,兩人一定還有相見的機會。

然而這樣的堅持看起來沒有什麼意義,周邊的人都勸母親不要這樣,可是母親還是沒有放棄,依舊盼望著母子相見的日子。

時間匆匆而過,一下子過去了四十年,鄧雪桂還是沒有一點消息傳來,母親早已經變得白發蒼蒼,身體已經不允許她繼續等下去了, 終于,母親等不到母子相間的那一天了

臨終之際,母親心里掛念的還是遠在臺灣的兒子,始終放不下內心的思念。 懷著莫大的遺憾,鄧雪桂和母親就天人兩隔了。而此時的鄧雪桂還未可知這些消息,他還在海峽對岸,被無盡的相思之情所困擾。可是遠隔千里,他們互相聽不到對方的呼喚,無法得知互相的心聲,這一切都只能如泡沫一般。

母親逝世了,鄧雪桂也已經年歲頗高,不再是年輕的模樣,兩人也沒有辦法相見了。聽到弟弟說起母親的故事,鄧雪桂又一次流下了眼淚,心中有無限的感慨與悔恨。

母親給了鄧雪桂愛,給了他繼續生活的動力,鄧雪桂恨為什麼沒有早一些回家,為什麼沒有早些給家里傳信,到那時一切都已經成了定局,所有事情都無法逆轉。

老兵反哺家鄉

收拾了心情的鄧雪桂暫停了對母親的思想,他開始和弟弟妹妹們聊家常,開始談論互相的過往,聊一些瑣事。 在鄧雪桂母親的操持下,弟弟妹妹們都已經成家立業,如今已經發展成了一個大家族,子孫繁茂。

可是反觀鄧雪桂,這些年來一直孑然一身,沒有子女,也沒有伴侶,完全是孤寡老人。

親人都在問鄧雪桂為什麼不組建家庭?鄧雪桂回答說, 他們這一批老兵剛到臺灣的時候人生地不熟,被當地人欺壓,適應不了臺灣的生活,日子過得很艱難。

再加上當時的鄧雪桂沒有將心思放在這里,他還在時時刻刻想著回歸家鄉,沉浸在思鄉的痛楚中,本身又沒有什麼文化,就沒能娶妻。

后來年齡到了以后,心里也就熄了一些想法,逐漸就孤寡至今。親人們聽了這話都唏噓不已,一次意外讓人相隔兩岸,最終釀成了這樣的慘劇。

見到了這樣的情況之后,鄧雪桂想要給親人一些幫助。這些年在臺灣,鄧雪桂其實也沒有攢下多少錢, 沒有什麼文化水平的他每個月只能靠微薄的收入度日,平日里不舍得浪費,一點一滴的攢下了一些錢財,這次回鄉將這些錢全部帶來了,他想要給親人們一些安慰,給家鄉做出一點貢獻。

弟弟妹妹們的家庭成員很多,鄧雪桂都盡量照顧到,給了幾個侄子外甥一些小幫助,幫他們建了一棟磚房,留下了一些積蓄給他們補貼家用。

同時對于家鄉的發展,鄧雪桂也沒有吝嗇, 他出資幫助家鄉的一所小學完善硬件設備,改善孩子們的上課環境,盡到了自己的綿薄之力。

鄧雪桂對于鄉鄰們也非常夠意思,對于那些曾經幫助過自己的鄉親們,鄧雪桂也會拿出一些積蓄,緩解一下他們的燃眉之急,給他們改善生活。

這樣一番動作之后,鄧雪桂的形象頓時就高大了起來,在十里八鄉都是有名的「富豪」。但實際上, 鄧雪桂知道自家的情況,這次的大手筆就是自己的全部積蓄,他沒有能力做到更多了。

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之后,鄧雪桂在家鄉受到了極大的歡迎,每個人都很尊重他。在親人們的挽留下,鄧雪桂這次在老家呆了很久,好好的品味了一下家鄉的風土。 之后,鄧雪桂依依不舍的回到了臺灣,和老戰友們團聚。從這次回家起,他每隔幾年都要返鄉探親,數十年的時間里,鄧雪桂一共回來了4次。

鄧雪桂每次回鄉,總不會空著手來,他一定會盡自己所能幫助一下親人以及家鄉,做一些小事,反哺社會。 鄧雪桂的所作所為被鄉親們看在眼里,大家都很尊重鄧雪桂,對他十分信服。只要他一回家,遠近的鄉鄰們都會聚集在他家門口,和他拉扯家常,邀請他去自己家里吃頓便飯。

這些淳樸自然的舉動無不表現著鄉親們的熱愛與尊敬,代表著家鄉百姓對鄧雪桂的感激之情。除了這些之外,鄧雪桂還能感受到濃濃的親人關懷, 鄧雪桂第一次回鄉的時候,弟弟妹妹們得知他孤身一人,在臺灣沒有家屬,就極力勸說他留下來。

鄧雪桂非常感動,很想接受邀請,但是反復抉擇之后,鄧雪桂還是選擇了離開。

鄧雪桂的借口是對臺灣的生活已經習慣 ,突然返回家里讓他很不適應,而且臺灣還有一些像他一樣的老兵,當初這些有著相同經歷的老兵互相幫扶,鄧雪桂也要給予他們幫助。

于是鄧雪桂還是回到了臺灣,然而這些都只是托詞, 鄧雪桂大半生孤苦無依,面對親人的關懷,他也很想接受。

但是思考得更多,他想到了弟弟妹妹的家庭條件也不是很好,一大家子的人要養活實在是很不容易,這個時候就腆著老臉湊上去,會給他們帶來很大的經濟壓力。

而自己的年紀雖然已經大了,但是還是能夠照顧好自己,就不給他們增加負擔了。鄧雪桂為他人著想,做出的決定很理智,但是唯獨沒有考慮自己,將自己的情況給忽略了。

你還養我嗎?

鄧雪桂在海峽兩岸往返數次,不愿意給親人增添負擔,可是他的年紀已經很大了,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再想要長途跋涉就很難了。

再加上鄧雪桂在這幾次返鄉過程中,花費了大量的錢財,自己多年的積蓄幾乎耗盡,這些錢全部支援給了家鄉建設和對親人的補償支持上,自己反而身無長物,什麼也沒有剩下。

就這樣,鄧雪桂在臺灣孤苦伶仃,無法享受天倫之樂,他沒有辦法回家了。 臺灣的老朋友們接連去世,鄧雪桂的境地更加艱難,身邊沒有一個可以依靠的人,更加孤苦無依。同時隨著年齡的增大,鄧雪桂的思鄉之情也越來越濃烈,他覺得自己可能也沒多少時間了,他想要回家,想要回到那片土地上。

于是,在96歲生日那天,鄧雪桂撥通了侄子的號碼,小心翼翼地向侄子問詢, 他能否回家,侄子愿意贍養他嗎?你還養我嗎?

聽到了伯父如此小心的詢問,侄子鄧友愛聲音也有點梗塞, 他斬釘截鐵的說道,我接你回家,我養你。于是鄧友愛馬上收拾行李,前往臺灣接伯父回家。

其實這個電話,鄧友愛已經等了許久,他的父親已經離世,幾個長輩中只有鄧雪桂還在人世,鄧友愛想要盡孝。

他沒忘記過伯父對自己家的幫助扶持,他還記得伯父對自己關愛,對家人的無私奉獻。在之前鄧友愛就提到過數次,想要讓年事已高的鄧雪桂回家,可是鄧雪桂有些倔強,怕給侄子添麻煩,一直沒有答應這件事。

如今,鄧雪桂自己主動提了出來,鄧友愛義不容辭,可定會讓伯父安享晚年。 而對岸的鄧雪桂也非常激動,他很高興侄子愿意接受自己,他終于可以回家啦,可以回到家鄉的土地上了。和以往幾次不同,這一次回家,他再也不會離開了,他要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他要埋葬在這片土地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