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前夫陷害,負債百萬,離婚後又嫁給富豪,最終繼承百億家產

她曾慘遭前夫陷害,背上百萬巨債,後又嫁入豪門,成為湯臣集團董事長的夫人。

不料,董事長在56歲時,突然意外去世。她繼承了百億家產,成為集團董事長。她就是,湯臣集團董事局主席: 徐楓。

(年輕時的徐楓)

除這個商業頭銜之外,她還是一名演員、一名電影製作人。她曾憑藉電影《刺客》,獲得臺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 人們所熟知的《霸王別姬》,正是出自于她的手中。《霸王別姬》裡說:「人縱有萬般能耐,終也敵不過天命。」而徐楓用自己的一生,為它對出下聯:「假若敵不過,也要奮死一博。」

1950年,徐楓出生在臺北一個貧寒的家庭。雖然很窮,但父母對徐楓很上心,徐楓還算過了幾年不錯的日子。然而,她的人生就在5歲那年,被撕開了一個巨大的裂口。

那年,父親病逝,母親無法獨自拉扯她長大,最後只能改嫁。在徐楓的兒時印象裡,繼父家條件也不好。他並沒有像生父一樣勤勞能幹,反而對生孩子這件事很「勤快」。

弟弟妹妹一個接著一個出生,徐楓被迫成為家中的長女,不僅要做家務,還要幫忙照顧弟弟妹妹。長時間下來,徐楓愈發覺得,自己不是家裡的一份子,只是一個外人。說得更現實一點,就是一個免費保姆。

在那樣的家庭裡,徐楓早已學會察言觀色,從不會在家人面前表露情緒。她認為,只要在外人面前太過于喜怒無常,就容易被別人抓住把柄。她要時刻注意,讓自己在安全的地帶活動,這樣才能生存下來。

在外人面前,她的喜怒哀樂,是可以演出來的。別人想要什麼,她就立即演什麼,以迎合大家。在飯桌上,即使喜歡的菜擺在自己面前,她也會把它推到繼父那邊,孝敬繼父。

弟弟妹妹看到什麼想吃的,就馬上往自己碗裡夾。徐楓則小心翼翼地瞟一眼繼父,如果繼父正瞪著她,她就迅速把筷子收回,不敢夾菜。

(徐楓與妹妹)

有一次,徐楓光著腳在地上打蠟。繼父坐在一旁,看著她的小腳丫,笑出了聲,說: 「看你的腳丫子,給人家做傭人都沒有人要。」徐楓強忍著眼淚,呆呆地保持剛剛的姿勢不動。她生怕自己動了一下,眼淚就不聽話地掉了下來。

等到繼父出門後,她馬上跑進廁所,關上門捂著嘴巴小聲地哭著,儘量不要打擾到隔壁房間,弟弟妹妹在睡覺。好在母親還是向著她的,每次看到繼父刻薄對待女兒,母親總是會站出來,替徐楓討回公道。

母親希望女兒讀書,早日脫離繼父的魔爪,可繼父不肯拿錢供她讀書。 繼父覺得,家裡人口這麼多,花銷這麼大,他更願意把錢花在弟弟妹妹身上,那才是自己親生骨肉。「你看看哪一家的養女會有書讀的?」

養女就該早點出去,為家裡減輕負擔,而不是還待在家裡做個寄生蟲。在繼父的強迫下,1966年,徐楓還沒中學畢業,就出來打工賺錢,那時她才16歲。

沒有學歷,沒有工作經驗,徐楓原本打算直接到電子廠當個女工。就在這時,她看到了《龍門客棧》招聘演員的廣告。福利待遇一欄寫著:除工資外,包吃。徐楓一盤算,如果自己入選上,不僅有工資拿,還能節省飯錢的花銷。當時只需要12個人,但報名人數已經很快突破3000人。

其中大多數人上過專門的培訓課,上不了培訓的人,再不濟也有去跑過龍套,只有徐楓一人,就是張空白紙。

別說演戲,她連正經的電影都沒有看過,對演戲一竅不通。那天,她去試鏡,因為自己沒有像樣的衣服,她就偷偷穿了母親出嫁時的旗袍。旗袍是多年前的款式,16歲的徐楓穿起來,一下子老了十幾歲。別人打扮得光鮮亮麗,徐楓活生生像個老大媽。

當時試鏡片段是,她看到自己所愛的人與別人的結婚照,請她做出反應。徐楓哪懂得情情【愛☆愛】,她看著那張結婚照,突然想起如果這是爸媽的結婚照,如果爸爸還在世,媽媽是不是也會笑得這麼開心。 這麼一想,徐楓的眼淚就控制不住往下掉。

導演胡金銓在鏡頭裡看到徐楓,不禁被她的表演所打動。「她的眼裡有光。」就是這一眼,徐楓成功被選中,飾演了《龍門客棧》的于欣。

戲份不多,只是一個配角,但徐楓非常珍惜這次機會,幾個鏡頭的戲,她自己反復琢磨。主演在演的時候,她就蹲在角落邊看,偷偷學著。平日裡她還幫忙整理片場,幫忙搬道具,既勤快又努力。

這一切,胡金銓都看在眼裡,胡金銓第二部影片《俠女》開拍,指名讓徐楓出演女主。

雖然得到了導演的賞識,但並不意味著,拍戲就能輕鬆很多。因為這是古裝戲,徐楓每天出鏡,既要戴假髮還要裹好幾層戲服。那時沒有替身之說,導演叫她跳,她就得跳;

導演喊她貼身打鬥,她就得硬著頭皮上,容不得半點猶豫。剛開始,徐楓什麼都不懂,經常很難快速理解導演的意思,導演急得只能罵人。

(胡金銓指導徐楓拍戲)

一天下來,徐楓被罵的次數數不勝數。哪個鏡頭不滿意,胡金銓就喊她再來一次,拍到他滿意為止。

「他實在是太嚴格了,比如我跟幾十個武行拍打戲,他可能拍一個長鏡頭,如果我但凡有哪個動作打不好,他就會說:哎!這叫什麼‘俠女’?蝦米!而且如果你一直不能令他滿意,他一定會讓你一直拍,拍到死。」

徐楓每天演戲之前,都會告訴自己,今天的目標就是「拍好它,少挨駡,就可以了」。為此,徐楓拿出了百分之兩百的努力。哪怕是拍攝中受了傷,她也咬著牙堅持拍完整場戲,絕不耽誤大家的進度。最後,由于主演的敬業,導演的嚴格,才為大家呈現出難以被超越的《俠女》。

1970年,《俠女》一經播出,驚豔四座,當年它不僅提名金棕櫚獎,還拿下了坎城最佳技術和視覺大獎。作為主演的徐楓,一下子成為了焦點。1975年,徐楓以「演員」的身份,首次踏上坎城紅毯。當主持人宣佈,「俠女」扮演者是徐楓時,徐楓穿著一襲潔白旗袍,緩緩走向舞臺,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那一刻,徐楓知道,自己終于不再被人討厭,自己終于有出息了。

1976年,徐楓憑藉電影《刺客》,獲得臺灣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當時,徐楓可謂是演藝圈炙手可熱的明星,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她轉身就結了婚,對方是個普通的商人,只因為為了完成母親生前的遺願。

礙于孝順,徐楓就同意了這門親事。結了婚後,她也來不及度蜜月,就馬上前往韓國拍攝《山中傳奇》。

這門婚事,對她來說就是走個過場而已。她也沒太多在意,這一去韓國,就是一年半。 直到有一天,她接到妹妹的電話,妹妹讓她趕緊回家,說她丈夫以她的名義,到處借錢,人已經跑了,現在債主全部找上門來。

徐楓馬上趕回家,看到欠債的數目,她一下子傻眼了。前一秒自己還是萬眾矚目的演員,現在就背上了百萬巨債。 徐楓心灰意冷,決心與丈夫離婚。為了讓丈夫現身,答應離婚,徐楓拿出了俠女的風范,承諾擔下所有債務,只求他趕緊簽字同意離婚。

之後,徐楓一邊拍戲一邊還債,這邊剛拿到手熱乎不久的工資,過一會就交到債主手裡。有一次,債主逼得很緊,命徐楓三天內還清所有債務,徐楓一下子拿不出那麼多錢,獨自闖進債主辦公室,撂下狠話就走了。

「如今我每天在拍片儲錢還債,你追得太緊抓我去坐牢的話,大家沒好處,你的債我一定會還,但你要給我時間,我說得出做得到,請你相信我!」徐楓說了什麼話,債主愣是一個字都沒聽進去,他滿眼都是徐楓,徐楓的風姿在他的腦海裡揮之不去了。最重要的是,他被徐楓身上的那股仗義吸引。

他無法想象,一個被前夫欺騙的人,竟然離了婚還心甘情願為他還債,這種女人太少見了。一向矜持的老闆,遇到喜歡的人,再也矜持不住了,他開始瘋狂追求徐楓。

打聽到徐楓在哪裡拍戲,他就提前坐在片場等她,給她遞水,給她送吃的。徐楓受傷了,他第一個沖上去扶她下來休息,把徐楓照顧得非常好。

這麼一段時間下來,徐楓開始慢慢習慣了他的存在。有幾天他到外地出差,沒到片場來,徐楓反而有些失落。

一來二去,再加上片場工作人員的撮合,兩人就慢慢走到了一起。但是,少爺胡鬧,長輩可精明著,徐楓混演藝圈的,而兒子是生意人,父母堅決反對兩人的交往。而他鐵了心,要跟徐楓在一起,甚至要娶她為妻,鬧了幾次矛盾,最後家長也只能同意了這門婚事。

1980年,一場盛大的婚禮,驚動了香港所有的媒體。婚禮的主角,新娘正是徐楓,而新郎是名震香港的湯臣集團董事長—湯君年。

(徐楓與湯君年)

結了婚後,徐楓隱退,退出了演藝圈。人們以為,俠女終于要為了愛情,隱退江湖,從此收劍入鞘,專心做豪門闊太太。 但是,他們忘記了,徐楓從不是一般女子。她不會讓婚姻、事業變成一道選擇題,厲害的人,兩者皆想要。婚後,徐楓為湯家生下兩個兒子。

安頓好家庭之後,1984年,徐楓註冊成立湯臣電影有限公司,正式轉到幕後工作。剛開始,湯君年並不同意用「湯臣」的名號作招牌,怕徐楓砸了自家招牌。徐楓向他保證,不出三年,自己絕對能向他證明,她完全可以。

果然,1986年,徐楓經手製作的第一部電影《好小子》,播出後一炮而紅,拿下當年臺灣本土電影票房季軍。之後,《好小子》甚至傳出了國門,在新加坡、日本等國家上映,反響熱烈。應觀眾要求,之後《好小子》拍成了一個系列,湯臣影業賺得盆滿缽滿。

也許是從小察言觀色養成的優勢,徐楓看人看事特別准。誰能演什麼角色,她一眼就能看出來,什麼劇本能接,她也拿捏到位。當她看過小說《霸王別姬》,當下覺得這拍成電影,絕對是精品。

當天,她立馬找到作者李碧華,跟她談了整整三天,買下了《霸王別姬》版權。在坎城,其他人都不認可陳凱歌的《孩子王》,吐槽道,「這拍的是什麼玩意?」 而徐楓卻覺得,陳凱歌是個潛力股,三顧茅廬請他接拍《霸王別姬》,擔任總導演。

當時,陳凱歌並沒有看上《霸王別姬》。他看過小說後,覺得情節太俗套,沒什麼電影價值。最後,徐楓說服了他一年,有段時間徐楓甚至找他談了200多個小時,陳凱歌才答應。主演張國榮、鞏俐,也都是徐楓一手敲定。

她認准了他們兩人,一定能將她心目中的「霸王別姬」完美呈現。 當時,徐楓欽定鞏俐時,大家不同意,因為當時鞏俐是張藝謀的「謀女郎」,最後徐楓力排眾議,「沒有分什麼誰是誰的人,只有誰更適合這個角色!」

果真,不得不佩服徐楓的眼光,她將三個才人聚在了一起,把《霸王別姬》演活了。

讓它不僅僅是一部電影,更像一種人生,演盡了「不瘋魔不成活」的人間百態。其中最為人所傳頌的,自然還屬那句臺詞:「說的是一輩子!差一年,一個月,一天,一個時辰,都不算一輩子。」

當年,《霸王別姬》獲獎無數,它是首部也是唯一一部獲得坎城金棕櫚獎的華語電影。它也是第一部獲得美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的華語電影,它甚至打破中國內地文藝片在美國的票房紀錄,至今無人超越。 而作為它背後的製片人,徐楓憑藉《霸王別姬》獲得「最傑出製片人獎」。

隨著張國榮的離世,《霸王別姬》成為了人們的經典,也成為了徐楓跨不過的坎。有人找她買下電影版權,希望拍成電視劇,無論提出多少豐厚的回報,徐楓都沒有答應。

「因為不可能有第二個張國榮了。所以我絕對不肯再把它拍成電視劇、再找一個人來演這個角色。我絕對不肯。」張國榮成了徐楓心裡的白月光,而她怎麼都沒想到,她的朱砂痣很快也要離她遠去了。

2004年,湯君年積勞成疾,意外去世,享年56歲。那時候,因為拍電影,徐楓對自己要求嚴格,患上抑鬱症,還在看病治療。可沒曾想,抑鬱症還沒好,這邊丈夫又撒手人寰,雙重打擊讓她一下子承受不住。

湯君年一直都是她的精神支柱,每當拍電影累了,心態崩潰時,湯君年總會安慰妻子,「你儘管去做,我給你善後,怕什麼?」

兩人各種紀念日,湯君年也會花心思準備,給徐楓驚喜。雖然自己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但在湯君年眼裡,她一直都是當年那個小女生,為還債而拼命拍戲。愛你的人,不怕你幼稚,只怕你太懂事。

在婆媳關係裡,湯君年生怕徐楓受委屈,從中做了不少功課。他經常對徐楓說,「不用端著,這就是你的家,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徐楓對湯君年,也盡心盡責,曾經湯君年陷于商場風波,湯家一夜之間垮了半邊天,徐楓一夜籌集了2000萬,將丈夫保釋出獄。

徐楓對待婚姻,果真應了那句俗話:「做夫妻嘛,就得講義氣,講義氣夠仗義。」湯君年去世後,徐楓承受不住打擊,休息了兩年,調整自己。 2006年,她卸下了製片人的頭銜,以「湯臣集團董事局主席」的身份重新出現在大家視線。她一邊扛起了丈夫生前的責任,一邊逐步培養兩個兒子。

兩個兒子也不負眾望,成為了她得力的左膀右臂,到後來甚至能獨當一面。兒子能當家後,電影一直是徐楓心裡的結,這下她終于能全身心再次投身于電影事業。為了讓經典永流傳,徐楓投資推廣影像修復技術,培養專業修復技術人才。

2014年,徐楓投資500萬,修復代表作《俠女》《山中傳奇》。

2017年,金馬獎的頒獎典禮上,67歲的徐楓獲得「終身成就獎」。

她說:「半個世紀以來,電影流進了我的血液,成為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徐楓的一生,義氣立中間,義氣之外,盡是一個女人堅韌不屈的靈魂。徐楓的俠客江湖裡,沒有刀光劍影,沒有愛恨情仇,俠氣略過湖面,只留下兩袖清風。她回頭,朝過往揮了揮手,道一聲江湖再見!


用戶評論